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0章 四大剑阵
    “混账!”罗天阵暴怒的声音渐渐远去。

    夜色下,一道身影如诡异的幽灵,穿梭于空间之内,而后落在了一处山峰之上。

    嘭!

    随即一声闷响,仿佛重物落地。

    “混蛋,你有没有人性,就这样把本小姐扔下来。”花怜儿银牙咬的咯咯响,气鼓鼓的瞪着方毅。

    此刻她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就是样子有些狼狈。

    脸色也格外苍白。

    刚刚和罗天阵的大战,显然让她受伤不轻。

    但,这显然不是方毅要关心的,他关心的,是对方如何发现自己的。

    “说!”

    他简单明了,冷冷的看着花怜儿。

    花怜儿似乎被他看的有些发虚,“说什么?你把本小姐扔在地上,难道还要本小姐谢谢你不成?”

    花怜儿明显在顾左右而言他,眸光也不敢与方毅对视。

    虽然她是个瞎子,但比明眼人看到还要清楚。

    刷!

    一脸银亮划过夜空,方毅干脆懒得废话,直接拔出了长剑。

    “你……你个混蛋,一点都不绅士,我说就是了。”花怜儿撇了撇嘴,很是不满的看了方毅一眼,这才说道:“是那枚隐匿珠,里面有我留下的特殊印记,只要你在附近,我就能感应到。”

    花怜儿有些心虚,她偷偷的‘瞄’着方毅。

    嘴上也不忘讨好道:“嘿嘿,想不到你的身法如此了得,连罗天阵也毫无察觉,小女子甘拜下风。”

    她装作若无其事,一幅大大咧咧的样子。

    方毅嘴角抽搐了一下,眸中的寒意也更甚。

    其实,他早就想到隐匿珠,除此之外,以对方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发现的了自己。

    “说吧!你想怎么死!”方毅的语气冰冷,他自然不会真的杀了对方,最起码不是现在。

    花怜儿似乎也看穿了这一点,毫无惧意,反而嘻笑道:“能不能不死啊?我对你可没有半点恶意,而且你也没有问过我隐匿珠的其他作用。”

    “再者说了,你不想知道我和罗天阵修炼的是什么剑阵吗?”

    花怜儿胸有成竹,一脸玩味的‘看着’方毅。

    “说!若是敢再有半句假话,本君必杀你。”方毅眸光一沉,一丝杀意涌现。

    然而,花怜儿却似乎极为不满,撇嘴道:“说就说,干嘛这么凶,能不能有点绅士风度。”

    方毅自然懒得理会,眸光依旧。

    花怜儿自觉没趣,只得缓缓道:“在说之前,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是不是身怀困天剑阵?”

    这话一出,方毅心中不由一惊,但表面却不动声色。

    “你没有跟本君讨价还价的资格,继续说。”

    花怜儿似乎也不失望,又像是在方毅的神情中扑捉到了什么,自信的笑着,问道:“有没有听过阵天宗?”

    阵天宗?

    方毅搜寻记忆,印象中似乎没有这个宗门。

    他进入灵界时间尚短,且一心为了九州,对其他事物所知极为有限。

    “就是没听过咯!本小姐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从哪个洪荒古迹中出来的,竟然如此孤陋寡闻。”花怜儿毫不客气的鄙视了方毅一眼。

    方毅无语,只得回瞪了一眼。

    “阵天宗的事迹本小姐就不跟你说,总之你只有知道,这是灵界数十万年前一个极为强大的宗门,同样以阵法著称,但比起星河宗不知强了多少倍。”

    “只可惜,这宗门最后也泯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至于他究竟是如何泯灭的,无从得知。”

    “但,却有四套剑阵流传了下来,分别是困天剑阵、杀天剑阵、幻天剑阵、以及辅天剑阵。”

    花怜儿直接说道,说话同时,也不忘‘观察’着方毅的变化。

    见方毅似乎没什么波动,她便问道:“你可知,这四大剑阵何以得名?”

    “当然是根据阵法的四大类命名。”方毅冷声道。

    所谓的阵法四大类,正是:困阵、杀阵、幻阵、和辅助阵法。

    “聪明!”花怜儿夸赞了一句。

    “四大剑阵,据说是在阵天宗泯灭之际,由宗内四大弟子携带出来的,具体如何以不得而知,但,一直流传至今。”

    “其中,困天剑阵最后落在了星河宗开派祖师手中。”

    花怜儿似有意无意的看了方毅一眼,之后又继续说道:“而杀天剑阵,由本小姐的先祖获得,至于幻天剑阵和辅天剑阵,却一直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吗?罗天阵掌控的,不正是幻天剑阵吗?”

    方毅眸光一冷,杀意涌动。

    看罗天阵的出手,幻象丛生,必是幻天剑阵无疑。

    可花怜儿,曾经却告诉他,罗天阵乃是灵虚真君的传人,掌控的是困天剑阵,分明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目的就是试探他。

    即便此时此刻,还敢说幻天剑阵下落不明,他如何不怒。

    “你……你想干什么。”感应到方毅的杀意,花怜儿花容失色。

    “你说呢?”方毅反问,眸光更冷。

    “我……我又不是有意骗你的,罗天阵乃是星河宗大弟子,我自然以为他掌控的就是困天剑阵,谁知道……”花怜儿一脸无辜的样子。

    她这话到也并非瞎编,事实上,最初她也确实这样认为的。

    只不过方毅突然问起灵虚,让她有些意外,因为灵虚正是星河宗最后一个掌控困天剑阵的人,且失踪了五千年。

    故此她便试探了一番。

    谁知道这一试探,立刻便察觉到可疑之处。

    也因为此,她今夜才冒险潜入金牛峰,目的就是想看看罗天阵掌控的究竟是不是困天剑阵。

    方毅闻言,脸色也微微缓和了一些,不过仍然冷道:“既如此,那你为何还要说幻天剑阵下落不明?”

    “那还不是怕你嘛,凶巴巴的,人家可是女孩子。”

    花怜儿说着,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方毅顿时有些无语,这花怜儿着实一个戏精,虽然可恨,但却又不至死,让他都感到有些头痛。

    “算你说的过去,那你来星河宗的目的是什么?千万别跟我说只是来看看。”

    懒得和对方纠缠,方毅直接问出了重点。

    见他不再怪罪,花怜儿顿时一喜,脸上尽是鬼精灵般的笑容。“你这是在威胁我,还是在求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