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8章 水之剑魂
    “怎么回事?”

    终于,他脸色大变,明显察觉到不对,困天剑阵牢不可破,就像一道绝地囚笼,插翅难逃。

    开玩笑,四大剑阵每一个都强横无比。

    幻天剑阵自不用说,幻化万物,阵中一切皆可幻化,哪怕是人,凭此,罗天阵硬是一己之力,击败二十名核心弟子,其威力可想而知。

    而辅天剑阵,同样诡异无比,不仅能够通过各种手段增强自身,甚至还能够任意穿梭阵法空间。

    同为四大剑阵之一,困天剑阵封禁天地,自成一界,自然不是一个小小的石元鹏可破。

    轰轰轰……

    剑阵之内,石元鹏肆意咆哮,彻底暴走,仿佛关进笼子里的猛兽。

    “小贼,本座必要你碎尸万断……”

    他歇斯底地,但可惜……

    反而,花怜儿却是无比惊奇的‘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浓厚的兴趣。

    “哼!不知死活。”方毅冷哼一声,瞬间没入剑阵之内。

    石元鹏虽然厉害,但他并不惧,之所以困住对方,只是怕对方逃了而已,如今关门打狗再好不过。

    困天剑阵隔绝一切,没有灵气的补充,在大阵阴影的笼罩下,其结果可想而知。

    石元鹏慢慢崩溃,最后甚至跪地求饶。

    但可惜,方毅自然不会放过他,试了一番天一剑诀,便将其击杀当场。

    可谓轻松自如。

    “啧啧!大木头,你的困天剑阵太好玩的,竟然能够让星河宗长老毫无还手之力。”花怜儿这时突然开口道,一脸古怪的模样,如同小魔女看到了什么心爱之物一般。

    “你想干嘛?”方毅警惕的看了看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嘿嘿,你不是说我没有杀心,只有玩心吗?要不我们换一下,用我的杀天剑阵换你的困天剑阵,如何?”

    花怜儿一脸渴望,霸道的困天剑阵,在她眼中可能只是一个能困人的新奇玩意。

    方毅不由一怔。

    还别说,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幻天剑阵、辅天剑阵、以及自己的困天剑阵,其威力方毅都已经领教过,内心也有些渴望。

    唯有这杀天剑阵,花怜儿练的并不怎么样,威力大减。

    至于其真正的威力,方毅也是无比好奇。

    要知道,杀天剑阵乃是四大剑阵中,攻击最强的一个,被花怜儿练成这样,确实有些暴遣天物,反而若是困天剑阵落在她手中,她必定能有所成。

    因为能困人,这对她来说,太有意思了。

    “好!”方毅没有多做犹豫,一口便应承了下来。

    “果真?”花怜儿大喜,连忙便拿出了杀天剑阵,以及那柄杀天剑。

    这么急!

    方毅愕然,不过想了想,反正要换,早点晚点都一样。

    而且,困天剑阵他都已经领悟的差不多了,就算有一些不明之处,也已经牢记于心。

    当即,二人便直接交换了。

    花怜儿欣喜若狂,那模样,就像个孩子得到了新奇的玩具一般。

    “大木头,这柄困天剑暂时留给你,你还要保护我,不过出了这里,记得要还给我。”花怜儿很是大方的说道。

    方毅闻言,却有些不解。

    “笨蛋,你不会以为自己领悟了困天剑阵,就可以直接布阵吧?剑阵和剑可是配套的,缺一不可。”花怜儿一脸鄙视的说道。

    什么?

    方毅脸色一变,竟然是这样。

    那交换之后,自己岂不是不能布下困天剑阵了?

    这显然让方毅有些无法接受,困天剑阵的强大,让他面对着实力远超自己的对手,都有着一搏之力。

    如果失去这套剑阵……

    先试试再说。

    当即,方毅一手捏诀,一手提着杀天剑,无数符文涌出,原本这些符文应该会灌入剑身,催动剑气,从而凝结成困天剑阵。

    而如今,这些符文和杀天剑格格不入,根本就无法催动。

    真的是这样,方毅脸色不由微变。

    花怜儿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原本递给方毅的困天剑也不由缩了缩,似乎生怕被方毅重新夺走一般。

    “大木头,我不管,你不准反悔。”她重申道。

    方毅顿时有些郁闷

    但随即,他心念一动,一道淡淡的蓝色剑影瞬间凝聚,正是水之剑魂。

    水之剑魂上,道道涟漪泛起,微微荡漾。

    而那无数符文,就仿佛受到某种牵引一般,缓缓灌入水之剑魂内,慢慢的,水之剑魂随之而变,一张张奇妙的阵图若隐若现,与困天剑如出一撤。

    随着阵图的凝聚,无数符文从被牵引,到主动的涌入其中,越来越快。

    嗡嗡!

    最后,一柄柄困天剑气凝聚,结而成阵,正是困天剑阵。

    “真的可以?哈哈哈!”

    这一刻,方毅内心不禁狂喜,水之特性,融合万物,形态自如。

    正是利用这两点,他才用水之剑魂模拟出困天剑,不曾想,一试之下,果然成功。

    “你……你,怎么可能?”一旁的花怜儿,此刻如同见鬼了一般,嘴巴张的都能塞下鸡蛋。

    “大木头,你……你作弊,这不可能,我爷爷说过,每套剑阵最核心的就是剑,没有相应的剑,根本无法结阵。”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花怜儿也五指捏诀,试图用困天剑祭出杀天剑阵。

    但,结果很明显。

    “为什么你可以,这没道理,大木头,你到底是哪来的怪物?”

    花怜儿仿佛被颠覆了认知,有些抓狂。

    而方毅,却是无比开怀的笑了起来,同时,也想起了另外两套剑阵。

    “大惊小怪,那是你没见识,少说废话,还不快破阵。”

    收回心思,方毅淡淡回了一句。

    这话无疑让花怜儿更加抓狂,“哼!神气什么,不就是一套破剑阵嘛!还用你说,本小姐早就已经知道怎么破阵了,这不是在等你收拾对手嘛,谁想到你这么慢。”

    花怜儿明显言不由衷。

    方毅也懒得理她,正准备让其破阵。

    蓦然,他不由想起了前方的大战,疑似是罗天阵还是李卓风。

    不管是谁,他二人都各有一套剑阵,若是能……

    想至此,方毅眸光一定,随即便大步朝那个方向而去。造化神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