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4章 命悬一线
    “混账,无知小儿,老夫什么身份,岂会徇私舞弊,你如此诬陷老夫,当真是不要命了吗?”

    陆山脸色一冷,眸中两道精芒迸射而出。

    赵阔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负责人。

    这届招收大典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也脱不了责任。

    焚天宗对弟子的要求那可是极高的,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若不然考核也不会这么难,要知道,这还仅仅是初选,到了焚天宗之后还有最终的考核。

    “是否是诬陷,那要查过才知道。”

    既然已经站出来,二人自然不可能因为一句话就退缩。

    更何况,已经站出来了,就算二人想退缩也不可能。

    “大胆!岂能因你二人一句话,说查就查。”陆山眸光一冷,喝道。

    “怎么?你怕了吗?”李兴同毫不示弱,显得信心十足。

    倒是一旁的王文通,却有些担心的样子。

    可事到临头。

    “放肆,老夫坐得直行得正,有何可惧?”陆山喝道,一幅大义凛然的样子,随即又道:“但,仅凭你二人一句话就想查老夫,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他满脸不屑,眸中也透着一丝怒意。

    这件事自然是拜他所赐。

    耐不过陆光明的请求,他便应了下来,因为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小事一件。

    哪怕就算查,也不会查出什么。

    开玩笑,堂堂一个焚天宗执事,办这点小事都会被人查出来,那也就不用混了。

    眼下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

    “不敢就是不敢,说的冠冕堂皇,还不就是怕。”李兴同再次逼道,事到如今,他二人已经没有退路。

    四周人群也是窃窃私语。

    那些成功通过考核也就罢了,而那些被刷下来的,心中难免都有些幻想。

    “陆执事,你以为呢?”

    赵阔微微转头,尽管有些不悦,但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能强势压下。

    “回统领,老朽清清白白,自然不怕核查,只不过,老朽好歹也是焚天宗执事,就这样平白被人诬陷,总该有个说法吧?”陆山恭敬回道。

    随意又看向了李兴同二人,喝道:“小子,你二人言辞措措,可若是查不出什么,又待如何?”

    他眸光冷厉,显然已经起了杀心。

    这……

    二人闻言,不知该如何是好。

    “若是查出,本统领会将这件事上报,交由宗内处理,相信你们一定会很满意。”

    “可若是查不出,你二人自废天婴,并且永世不得加入焚天宗。”

    赵阔脸色一沉,根本不容二人反驳,直接道。

    二人顿时脸色煞白。

    自废天婴,这等于去了半条命,修为也大跌,并且从今以后再也无法踏入天婴境。

    这一刻,二人心生畏惧,只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们了。

    一旁的陆光明原本还有些担心,见台上自己的爷爷一脸阴笑,顿时也残忍的笑了起来。

    数名赤焰卫开始排查,全程都在众人的注视之下。

    王文通和李兴同自然是无比紧张,额头都不由渗出细汗。

    终于,两名赤焰卫拿着两样物品走了上来,一个是丹药,另一个是一柄长剑。

    “你二人上来看看吧!这可是你们炼制的物品。”

    赵阔抬了抬眼,说道。

    二人闻言,顿时不敢怠慢,连忙走上前去,仔细的查看一下这才点头道:“不错!回统领,正是我二人炼制的物品。”

    “如此便好。”赵阔微微起身,也缓缓走了过来。

    随即,他拿起那枚丹药,而后微微一感应,嘴上道:“此丹名为炼虚丹,色泽金黄,看似火候极佳,手法也极为老练,但,火候太盛,已经毁掉了最起码三成的药力,不合格。”

    什么!

    这话一出,王文通脸色大变,连连摇头,“不!这绝不可能。”

    “混账东西,连本统领也敢质疑吗?丹药是你炼的,自己服下去看看。”赵阔呵斥道。

    闻言,王文通拿起那枚丹药便吞了下去。

    下一刻,他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整个人也一下子瘫倒在地。

    而这时,赵阔也已经拿起了另一柄长剑,“问题一样,你二人使用的应该都是青鳞焰,但又不是纯粹的青鳞焰,必定融合了其他异火,而那种异火太过猛烈,根本不是你们所能够掌控的。”

    他说着,十指轻轻一弹,那柄长剑便‘咔’的一声,断成了两截。

    这!

    李兴同满眼不可置信,如同见鬼了一般。

    青鳞焰二人已经掌握了一段时间,虽然这样的问题一开始是曾发生过,但熟练之后,根本就不存在了。

    可眼下……

    “不!绝不可能,一定是他做了手脚。”李兴同直指陆山。

    而陆山却是满脸冷笑,眸子深处更是透着一丝不屑。

    就凭两个小辈,就岂能跟他斗。

    “混账东西,东西是你们炼的,刚刚你们也检查过,现在反倒不承认了?”赵阔脸色陡然冷了下来。

    “不!不是这样的,统领大人,东西一定被做了手脚,我们可以现场炼制,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王文通显然怕了,连忙哀求道。

    但陆山又岂会给他机会。

    “放肆!不管炼丹还是炼器,本来就是概率问题,你敢说你们平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

    这一声质喝,让二人顿时哑口无言。

    见此,陆山步步紧逼,“原本一次失误也就罢了,大不了下次重来,可你们胆大包天,竟敢诬陷老夫,幸亏统领大人明鉴,否则……”

    “请统领大人为老朽做主。”

    转而,他面向赵阔拱手道,一幅受尽屈辱的样子。

    四周人群此刻也不由指指点点,看向二人的目光都变得极为不善。

    二人面如死灰,这样的情形下,他们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各自的家族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犯众怒。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是自己动手,还是让赤焰卫帮忙。”赵阔面无表情。

    而陆山和陆光明,却是一脸冷笑。

    尤其是陆光明,看向二人的目光,如同看向死人一般。

    也是!对于武者而言,天婴被废或许比死还难以让人接受。

    “我……我们……”二人一脸慌乱,不知所措。

    “既然你们下不了手,那就让赤焰卫来帮忙吧!”话落,几名赤焰卫便走了过来。

    “不……”二人满眼绝望。

    “等等!”就在这时,一个异样的声音响起。造化神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