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工资该怎么办?
    ,!

    第四十章

    工资该怎么办?

    ——————————————————————

    ......

    “首先,温韬的死绝对不是偶然事件!”

    “从种种迹象表明,温韬死后,温弘以温韬的身份延续了历史的进程,这便跟李茂贞是两个人一样是巧合?一个时代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巧合?李茂贞和朱友文那是秘闻,而温韬的事情绝对不正常。”

    “其次,历史并没有因为温韬的死而改变,这便是说,如果一个人死后,有人能顺利的以他的身份活下去,这便不会影响到历史进程问题。”

    “这一个,电视剧里面也讲过。就是那个老胡的穿越剧里面,一个穿越者杀死了赵高,另一个穿越者成为了赵高。所以那个杀死赵高的穿越者便意识到历史没法改变,它会以任何办法做出相应的政策来调整。所以根据这些,接下来老陆再动手的时候,便可以大开手脚了,因为你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改变历史。”

    “还是谨慎一些为好!万一出现了差错呢?”

    “跑题了,继续温韬的话题!”

    “会是什么人杀死了温韬,留下了温弘,然后温弘成为新的温韬呢?”

    “种种迹象表明,温弘有极大的嫌疑。”

    “温弘绝对不是温韬的对手,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那便是说有一个更厉害的人,甚至比李茂贞和朱友文都厉害的家伙将温韬杀了,却留下的温弘?为什么要留下呢?”

    “如果是这个厉害的家伙指使温弘成为了温韬,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从这几次的历程来看,历史存在着必然性和可变性!”

    最后总结落到了陆安康的身上:“他必然是难以改变,他的可变便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辛秘。朱友文和李茂贞是武林高手,以他们的实力,他们本可以改变既有的历史记载。然而,朱友文的内力在龙头金藏的时候不小心被旱龙王吸走,最后被我得到了。而李茂贞因为受到李柷的影响,开始动摇她成为李茂贞影子的决心,想必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弟弟未来会发生什么?若是猜测的没错,她在我离开之后,从未插手去阻止过历史进程,因为她开始寻求真正的自我。再然后.....这些都是所谓的可变性。”

    甚至于陆安康一直钻的历史的空子也属于这些可变性当中.......

    也正是这些可变性的存在,塑造了之前,甚至未来一段一段难以去预估的经历。

    经过一夜的讨论,最终因为线索不足,一切都搁置了。

    而接下来几天里面,杂货店很安静。

    貌似那个毛贼只是一个过路的,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陆安康回到别墅,将能用的东西尽力的都搬到了杂货店里面。

    这或许是他和陆家脱离的一个起步,即使他压根就摆脱不了这个家庭。

    他将别墅钥匙寄给了自己的母亲陆离,并没有当面去道别,毕竟他们还在同一个城市里,还会在不久的将来遇见。

    原本空荡荡的杂货店因为四个人的入住,逐渐变得满堂起来。

    人气自然也多了。

    ......

    距离人皮路引上一次任务结束之后的半个月。

    杂货店在风调雨顺中沉默了许久,因为没有生意,四个人各自忙碌着各自的爱好。

    陆安康开始去补习历史相关书籍,即使他知道上下五千年历史不是一口气就能全部记下的,但他还是得尽力。

    杂货店的安保程序在陈刃心半个月的努力下,算是达到了连一只老鼠钻进来,都会被察觉到。

    但显然,在业内,有太多的踪迹是比老鼠踪迹更加难以查询到的。

    而李坤呢?

    在目睹了李坤和那个毛贼战斗之后,陆安康便意识到李坤是四人中战斗力最强的存在,显然这一点他也不清楚。

    因为他只知道自己力气大,速度不慢。

    至于别的......还是得由陆安康亲自调教,有了调教李柷的经历,调教李坤起来并不算麻烦。只是这个家伙在道法方面没有什么天赋,所以陆安康能教得有限,也有所保留。

    毕竟他唯一掌握的无名刀法是他目前最大的杀手锏,还没有到公开传教的时候。

    至于秋明.......

    这家伙几乎是一整天都不着店的家伙,不一定会到哪一个角落里面去等他回来的时候,永远是一句:“老板有生意了吗?再没生意,你怎么发工资啊?打算自掏腰包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介意的!”

    工资的确是一个目前不太好解决的问题。

    即使给他们的工资不高,但还是要给的。

    所以,陆安康想到了:“要不,你们入股?”

    除了李坤不懂之外,陈刃心和秋明果断是拒绝的。

    这可就难办了!

    该怎么筹到工资呢?

    这就好比是创业一样,陆安康完全没有这经验。

    这样的一个杂货店摆在自己跟前,因为他的特殊存在,总不能把他真的开成杂货店吧?

    “等等!”

    陆安康犹豫了一下:“要不,我们把一楼开成一个便利店?”

    “这主意不错!”陈刃心第一个发言道:“既可以掩护我们杂货店的本质,又能够给我们提供额外的收入。”

    “可我们是杂货店啊??”李坤疑惑道:“怎么能改成便利店呢?”

    “天朝问话博大精深,你怎么能从字面意思上判断一个店的实质呢?”秋明拍着李坤的肩膀解释道,随即又反问陆安康:“可是本钱呢?”

    当陆安康试图向陈刃心和秋明借钱的时候,果断又被拒绝了。

    就在打算开个便利店而因为没有本金发愁的时候......

    眼尖的秋明第一个注意到门口突然出现了一辆红旗新款跑车,随即说道:“直觉告诉我,这辆车可不是偶然间停到咱们店门口的!”

    那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戴着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高富帅?学霸?

    这种标签挂在他身上也没什么问题。

    他推开门,缓缓走进来,礼貌的冲着四人点点头:“请问哪一位是这里的老板?”

    陆安康走过去:“你好,我就是!”

    陆安康伸出手,那年轻男子也伸出手:“你好!我叫云高远!来这里是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一个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