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后续处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四章

    后续处理

    ——————————————————

    ......

    夜深了。

    那宏伟的大殿上,依旧亮着烛火。

    只是那里的空气却是如此的冰冷,就如同大殿上坐着的那位身着潜龙袍的男人一样。

    三十四岁的李隆基,一个注定要创造一个盛世的男人,就坐在那里。目光冰冷的看着殿门,直至那殿门打开。一个身着道袍的道长手持拂尘,轻步走到了殿中跪下,语气虔诚的说道:“陛下受惊了。”

    “看来国师你已经都知道了?”李隆基盯着这个现今大堂的国师,他和李隆基的年纪差不多少。很多人说这个国师是言过其实的,这也是那些大学士瞧不上这位国师的一个主要原因。

    “回禀陛下!”

    国师跪在那里恭敬却又急切的说道:“神都鬼邪作案,此事传出去,必然会给心怀不轨之人加以谣言。贫道建议,即可封锁消息,将这件案子的相关人秘密处置。”

    “如何处置?”李隆基开口问道,语气依旧冰冷。

    国师回答道:“将杜平秘密处斩,相关人等皆是如此。”

    “也就是说还要杀了钟馗的妹妹?”

    “必要的时候,连陆安康最好也杀了,毕竟他对这个案子前后始末最为清楚。”

    “再然后呢?”李隆基问道:“新科状元消失,世人总需要一个说法!”

    “贫道已经给陛下准备好了一个话本!”国师将一份早已写好的话本递到了李隆基桌前后,再度退到殿中跪在那里,然后说道:“将此话本的故事传扬出去......足以满足世人所需要的说法!”

    “故事写得不错,可有什么效果呢?”李隆基问道。

    国师言道:“世人多数是愚昧的,若这个故事传扬出去,世人变晓得这世间有一个名叫钟馗的阴神在保护黎民。这阴神乃是殿下所封,便是我大唐之臣,有此阴神,四方诸国岂有不惧?不仅如此,还让百姓晓得陛下宽明......”

    “那这杜平为何要写成一个好人呢?”李隆基问道。

    国师言道:“殿下,近来南方涝灾不断。鲜有富商如杜平一般出私库救济灾民,将此人与钟馗之妹的婚事传扬出去。意在告诉那些富商,莫要只图个人之利益......若如杜平一般,结果便会如话本中所言,不仅娶了如花妻子,又有阴神福荫世代,岂不是最好的榜样。”

    李隆基眯着眼,点点头。

    这个建议他是赞同的。

    无论是话本,还是对这件案子真实的处理办法。

    “可是还有一点......”

    李隆基眼睛忽然睁开,爆发着一丝凌厉的目光:“大理寺......”

    “狄少白乃是陛下之亲信,此人能力有余,又对陛下忠心耿耿。所以除狄少白以外,其余大理寺官员,逐一调出神都,等到了地方之后,如何安排,全凭陛下决断。”

    李隆基的眼睛再度闭上,这一次他不说话了。

    这一夜,他也可以就此先睡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

    就在李隆基前脚刚做出决策的时候。

    大理寺那边,狄少白大清早便收到了陆安康的辞呈。

    而陆安康也早已经趁着夜色带着丑姑娘钟灵逃出了神都。

    心中所言,都是普通辞呈内容。

    但狄少白却清楚他离开的真正原因——“君如虎,伴则危。”

    ......

    不多时,狄少白就给唤到了宫内。

    至于大理寺内,就在狄少白离开的一上午,先前目睹了杜平和女妖一案的二十多名大理寺官员逐一被调出了大理寺,并且离开了神都。

    而负责人国师在安排好一切之后,转而回到了宫中。

    狄少白还在大殿中跪着,全程没有一句话,因为李隆基也没有问一句话。

    等到国师回来后,李隆基终于开口:“都办妥了?”

    国师点头,一脸笑意的说道:“回禀陛下,所有与此事相关的人员都已经处理好了。”

    他没有注意到,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狄少白拳头是紧握的。他强忍着冲上去活剥了国师的念头,继续跪在那里。因为他清楚那些人是什么结局,也清楚自己一旦冲上去是什么结局。

    这便是皇上。

    他不能做错事,他错了,他会想办法弥补。

    只是他弥补的办法,却是那么残忍......

    面对着国师自以为是的回答,李隆基却摇摇头:“还差一个!”

    国师下意识的看向狄少白,犹豫的跪在那里。

    那狄少白也是面色一青,恐惧逐渐占据了全身。但随着李隆基一声令下,狄少白和国师都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国师妖言惑众,扰乱超纲,将其押出,斩首后,便丢到断龙涧去吧......”

    “陛下!”

    这意外的反转,让国师是完全接受不了的。

    李隆基亲自走到他耳边提醒道:“你应该清楚,寡人不得不杀你的原因可不是因为这个案子......”

    国师绝望看着李隆基,他的嘴型仿佛在说三个字——“断龙涧”。

    只是这些秘密都随着国师一起离开了大殿。

    “起来吧!狄卿!”李隆基冲着狄少白摆手示意了一下:“今日,寡人心情不错,你可愿陪寡人出宫瞧一瞧白玉楼的湖景呢?”

    狄少白九十度低头在那里:“属下愿往!”

    等到李隆基走出几步,那狄少白方才偷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后紧跟了出去。

    ......

    至于陆安康——

    陆安康先是带着钟灵取了钟馗的尸身,这一路拉一个棺材明显是不好的。所以,骨灰是最好的携带方式。二人一路南下,途径七峰山的时候——

    钟灵瞧着这座让她失去了容貌的七座山峰,心头不免一时复杂。

    陆安康一直陪在她身边,与钟灵失去容貌相比,陆安康因为这一个案子丢了所有的家底和官职也差不了多少了。

    钟灵问他可因为此事后悔,他也只是笑了笑。

    当晚,他们并没有能安稳的休息一夜。

    李隆基后续处理方式已经到了,十名大内高手似乎早就算准了他们的路径,在这里出手阻拦。

    他们下得是杀手。

    林中树叶都给那剑锋捣的粉碎,更何况是人呢?

    陆安康借着法术之力,几番替身术之后,带着钟灵暂时逃离了十名大内高手的追杀。他们没有再继续往南,转而往龙门山的方向而去。

    “这样我们不是去送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