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桥断了、刀来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章

    桥断了、刀来了

    ————————————————

    ......

    沈万三?

    朱元璋?

    在这个时期,还能碰到谁呢?

    陆安康能想到的只有刘伯温。这可是一个吊炸天的家伙,据说还是哥穿越者,一首《烧饼歌》直接预言到了新中国的成立。若非穿越者,可不就是天人也。

    陆安康欣喜雀跃,总想去亲眼见一见这刘伯温。但就不晓得这次的任务期间,有没有这个机缘。

    护送着沈万三与他的几个弟妹一路往东南而去,这一路上,陆安康免不了是要观察这个未来大富商沈万三的。甚至别处心材的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写一本关于这方面记载。毕竟他遇到了这么多的历史名人,他们身后的趣事只留给自己看,显然是无趣的。

    行!就这么办!

    等到这次回家之后,就写。

    ......

    貌似,听母亲说,自己先前有一位师叔也是一边捉鬼一边写日记的。据说那本书因为涉嫌封建迷信给封了,所以无缘得见。

    不晓得是不是他们这一门的传统,到了陆安康这一辈儿竟然也有了这种想法。

    想法有归有了,但还是得等到先回去再说。

    “此地到哪儿?”

    陆安康询问沈万三,想着能尽快的结束这次护送任务,然后回去之后,进行他的创作准备。

    沈万三只是摇摇头:“我也不晓得,但我刚才问的那位大叔说,翻了这座山,过了这座桥便能到了一个镇子上,在那里.....或许能打听下一下去周庄的路怎么走吧!”

    翻山过桥?

    古人的交通工具太单一,对于穷人来说,单一到只能用两条腿来走。往山上爬的时候,沈万三还好,几个孩子累得可够呛。好在陆安康身子板不错,一会儿背一个,一会儿抱一个的,缓解着孩子们的疲劳,算是没有耽误行程,最终在太阳下山之前,到了后山那座桥边。

    “如果运气好,前面路不错的话,咱们应该很快就能下山了......”

    沈万三明显犯了乌鸦嘴的毛病,就在他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陆安康便瞧见,前头不断有人往回走。并且,桥头还挤着好多人。

    ......

    “桥断了!前头的山崖过不起了!”

    这个讯息在到了桥头,亲眼瞧见了那唯一通过山崖的桥断了之后,给得到了证实。

    如今之际只有选择绕远路。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往回走了,桥边的身影正在逐个减少。陆安康和沈万三倒是可以从这里下山,但是几个孩子恐怕是扛不住了。沈万三瞧了瞧四周,山崖这里是空地,后头有一片山林。过惯了苦日子的沈万三不惧风餐露宿:“要不,康哥,咱就在这里讲究一晚上?”

    陆安康点点头,沈万三随即去四周捡干柴准备晚上取暖来用。山崖上,也有不少人因为天色已晚,在下山不易,见着山上有不少人未离开,便原地找个空位休息了。

    毕竟这么多人,就算是大晚上有什么豺狼虎豹的,见着人多也不敢来了。相反,若是自己一个人趁着夜色下山,多半会成为他们锁定的猎物。

    陆安康安排几个孩子在挑好的位置那里守着,顺便打扫一下,即便是要风餐露宿也不能太讲究。把地上碎石子清一清啊!杂草薅一薅啊!这几个孩子还是做得来这些活的。

    陆安康自己则是往山林里面钻了进去。

    毕竟修道多年,视力和听力远比一般人要好很多。所以他借着这点优势在山中抓了几条山蛇回来。回来的时候,顺便告诉那些和他们一样在这里打算风餐露宿的路人们:“都小心点啊!附近有山蛇!可别被咬了!”

    听到山蛇,众人们便开始行动了,赶紧去找干燥的地方,希望能避开一点山蛇的偷袭。

    等到沈万三捡柴回来之后,烤着几条山蛇,晚上这一顿也就这么讲究了。主要是几个孩子一开始看到蛇害怕,直到看到陆安康生吃蛇胆,生喝蛇血之后,方才有了一丝胆子去尝试。殊不知,陆安康吃喝的可是蛇身上最苦,最腥的东西。

    晚饭讲究过之后,陆安康便走到那山崖断桥边,借着月色观察着四周情况。如果要绕原路,无疑是把这次的任务时间又给拖长了......可是不绕远路呢?

    眼前这断桥该怎么处理呢?

    “这么长的距离???”

    陆安康脑海中想到了一个自我觉得挺靠谱的办法:“要是鸣鸿刀在就好了!以它的锋利定然能轻松的钻进石头里面,再加上新装上的铁链,这么长的距离足够用了!”

    可是鸣鸿刀不在!

    就在他遗憾的转过身,准备回到沈万三身边的时候,他转身后看到的东西顿时惊得他差点一个踉跄倒退到山崖边上。

    一个不小心,那便是粉身碎骨的结果。

    陆安康拍了拍胸脯,回神盯着跟前忽然出现的刀匣,吓到自己的就是这个东西。

    怎么回事?

    刀匣不是被陈刃心藏在地下室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莫非是见鬼了?

    陆安康一个修道之人自然是不怕鬼怪的,但这样莫名其妙的事情,却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陆安康拿起刀匣检查一遍,确定是自己的刀匣和鸣鸿刀之后。陆安康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当即拿出人皮路引,看向它的背面那四个印记上面。

    四个印记中不知何时有一个竟然变浅了......

    难道和鸣鸿刀有关系?

    陆安康仔细回想着这些印记和鸣鸿刀的经过。

    第一次任务,在西门豹那里最后才得到鸣鸿刀,而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是人皮路引出手救了自己一命。

    第二次任务,陆安康虽然带着鸣鸿刀,但真正意义上动用鸣鸿刀的力量前后只有一次,便是和无名刀客交手的最后时机,搞出了一次偷袭。

    在第三次任务当中,先后两次使用鸣鸿刀都用在了和小吏先后交手的两次。

    第四次任务当中,用在女妖身上两次,加上用在钟馗身上一次,正好三次。

    这便是说——

    自己现在是第五次任务,所以,鸣鸿刀的使用次数只有四次。

    难道这个作用仅仅只是局限在鸣鸿刀上面?还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