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知识量有限的老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章

    知识量有限的老师

    ————————————————

    ......

    一刀劈出来一个钟馗。

    是一个巧合。

    一句话点醒了一个首富。

    这还是巧合吗?

    陆安康意识到了历史的可变性和不变性的时候,就是在沈万三终于想明白出路的时候。

    “难道......”

    陆安康默默的问向人皮路引:“你存在的意义难道就是为了这个?”

    我成为了那个可变性???

    ......

    看着心中有了‘商人’这个目标而兴奋不已的沈万三,陆安康没有去强行打消他这个念头。即使他明知道这条路并非那么容易,脑海中不断闪现着电视剧里面沈万三经历了一番磨练之后,方才成才的故事。

    暗自为这个少年郎祈祷了一番。

    既然因由自己而起,又有任务的因素在里面,陆安康自然要负责到底。

    在所有人都过了桥之后,陆安康和沈万三先留在山上,等到次日下山找来工匠修理断桥,前后的钱也花去了一般。

    那么剩下的一半呢?

    陆安康告诉沈万三:“这就叫中介费!他们把钱给了我们,我们在用相应的价钱去请来工匠修理断桥。所有我们就起到了中间商的作用。就好像你把只有北边有的货物卖到南边需要这些货物的手中,你顺便把只有南边有的货物卖到北边去......这一来一回,钱自然也就到手了。所以做一个优秀的商人,首先是得勤快,勤快就是要动起来。只有动起来才能寻找到合适的商机,以此来盈利......”

    陆安康说得这些并不是自己的人参经验,自然是从电视上学来的。他能记住的不多,但一些简单精要,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脑海中还是有的。再加上后世人对商人的了解,自然也就比沈万三这个时代的人多懂了一些。

    沈万三一路都在悉心的听从陆安康的教导。

    这学习的机会,来得不易,贫苦出身的沈万三很懂得珍惜这个机会。

    甚至于旁边的几个孩子在路上还抓紧时间跟陆安康学了几首唐诗宋词。只是他们很惊讶,这个三流侠客怎么会的东西那么多。

    那可就得感谢后世的九年义务教育了。

    一切忙碌完,再度踏上去周庄道路时,已经是下午了。他们用剩下的银子在镇子上买了一些干粮和一辆驴车,就这样出发了。

    事实上,沈万三不知道,陆安康买这驴车自然是为了沈万三以后干生意做准备的。

    毕竟走路的没有坐车的快,也就是这么个道理。

    几个孩子挤在驴车上,下面铺了一层厚厚的草,陆安康从当铺买来了一床干净的破棉被给他们盖上,免得这夜晚风寒,几个孩子再病了。

    只是这一路的颠簸,多半想要睡得安稳可没有那么容易。

    沈万三看着这些坑坑洼洼的路,言道:“康哥的话,我想了半天。觉得在理,经商就得先动起来。可是要动的快,就得先把路修好。无论是水路,还是陆路,交通环境差,这货物运输的速度也就慢。比如鲜果之类的,运输的慢,也就放坏了......自然保鲜措施是要做好的。”

    听着这个十五岁的少年郎一阵分析。

    陆安康心中竟有一丝嫉妒的感觉——这便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要想富,先修路。

    这个道理都给这小子这么快就悟出来了。

    天才?

    不,天才中的天才。

    这天赋,真是修了八辈子阴德,方才攒来的吧。

    对于沈万三的一阵分析,陆安康满意的点点头,但他这个老师也不能表现得太差。随即在脑海中使劲的想了想,终于想到了一句新的话来教导沈万三:“慈不掌兵、情不立事、义不理财、善不为官......这里面的义呢,并非是让我们不去讲究仗义。而是告诉我们要将程度的去仗义疏财,方才能达到上顺应天理,下化解民意的道理。”

    沈万三很快也明白了这个道理,继而说道:“兄弟明白!不做善事,不积阴德,必会被上天厌恶。兄弟我以后做商人一定会记住这些!”

    陆安康再次点点头。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关系亲密了许多,沈万三孤苦无依,鲜少有人这样相助于他。对于陆安康,他几乎是把他当成亲哥哥一样看待,陆安康也是不遗余力的将脑子里面能教的知识,都尽快的倒给沈万三。毕竟这前去周庄的路程是有限,并且短暂的,用不了多久,就会结束,到那个时候,还会再见面吗?

    ......

    还能教什么呢?

    陆安康挠挠头。

    好尴尬啊?

    怎么突然发现自己的知识量那么的匮乏,竟然连一个十五岁的孩子都应付不了。还是后来人呢,顿时有种给穿越者丢脸了的感觉。

    好在,尴尬很快就给破坏掉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陆安康和沈万三都发现了问题。

    陆安康是修炼出来的,而沈万三自然是一种天赋。对于危机感应的天赋。

    沈万三瞧着前方一片黑压压的树林,低声跟陆安康说道:“哥,我咋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你照看着点孩子们!有什么事情便往了喊我!”

    陆安康下了驴车,提着苗长刀一步步朝着黑林子里面走过去。至于刀匣,早就在他确定鸣鸿刀的到来跟人皮路引有关之后,他便将刀匣再度送了回去,毕竟带着不方便,还不如让人皮路引收回。等到危急时刻使出,方才能起到奇效。

    有了之前多次战斗经历之后,陆安康的伸手也是逐渐见长,再加上他本身就掌握着后世业内三千道藏。以三流侠客自居的他就算是遇到了二流级别的武林人士,也应该有一战之力。

    陆安康脚踩着七星罡步,以轻而快的步伐隐入了林中。

    黑压压的树林里面多了他这一道很难被发现的身影,同时他也发现了潜藏在林中小径旁几道刀芒。

    好在今晚有月色,月光被那些刀面折射入陆安康眼中瞬间,危机自然就已经自己暴露了位置。

    陆安康瞧瞧将苗长刀合的更紧,生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随后,脚下一道黄符,快速的折成了一个纸蝴蝶,一道微弱的法术灌入——

    那纸蝴蝶便有了生命一般,煽动者翅膀,慢慢飞起,朝着那几道鬼祟的身影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