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蝴蝶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一章

    蝴蝶引

    ——————————————————

    ......

    陆安康盘膝坐在一颗树上,双眼禁闭,迅速的进入到了纸蝴蝶的视角当中。这是后世业内一位天才发明的名叫“蝴蝶引”的探路方式,据说那天才也是从一位异域来的高人手中寻来的。

    此蝴蝶引不同于昔日的纸鹤传音术等法术,他最大的优点就在于,法力消耗小,作用大。

    在使用者顺利的掌握了蝴蝶引之后,便能轻松的依靠各种器物制造出蝴蝶引,然后以法术注入,将心神凝聚在上面,让其成为自己的眼睛为自己探路。

    往往能达到突袭的效果。

    此法子已经秘密的给后世的军方学去,用来两军对阵的时候,来了解敌情。

    虽然蝴蝶引学习起来不难,却因为它的特殊作用,被列为了禁术之一。禁术的意思,通俗的讲——就是只有少数人才掌握了这门技术。

    庆幸的是,陆安康便是这少数人当中一员。

    ......

    黄符折成纸蝴蝶具有不错的耐久性,同时被地方发现之后,能借助黄符本身的威力给敌方造成一次攻击。

    只瞧见那纸蝴蝶悄无声息的绕到了那些声音的后面,四周天色黑沉,虽然瞧不见,却能很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对话:

    “那小子就藏在这里!你们都瞧仔细了,一点风吹草动都不能放过!”

    “算姓韩的那小子倒霉,今儿栽倒我们兄弟几个手里面!”

    “谁让他老爹妄图想跟咱们堂主争位呢?”

    “就是!闹起义就闹起义,还争什么教主之位。”

    “嘴上都歇会儿,注意四周动静!”

    ......

    收回了纸蝴蝶之后,陆安康再度睁开双眼。

    一共五个人,人数方面占据了优势,又不知道对手实力深浅......先静观其变!

    既然他们是打算埋伏别人的,应该不会试图对他们出手,毕竟这样无疑是暴露了他们的埋伏。

    陆安康悄悄的退回到了树林外的马车那里......陆安康看着沈万三,不知为何,忽然觉得他眼中有一丝慌张:“怎么了?”

    “没什么?”沈万三回答道:“哥,那边啥情况?”

    “林子里面没事儿!应该是几个野兔子闹出来的动静,咱们过去吧!把灯点上。”

    陆安康安排沈万三把从镇上买来的纸灯笼,驴头、车头、车尾的挂了三个。这样一来,那藏在林子里面打算埋伏别人的五个人应该也就瞧出来他们是过路的了。

    陆安康还故意跟沈万三一路聊着闲话,声音算不上大,应该能让那个埋伏的人听出,他们只是过路人。

    一切,本应该按照陆安康的计划进行着。

    但唯一的漏洞就是沈万三那里出现了问题,他紧张的看着四周,好似发觉到了什么?又在害怕什么?

    声音中恐惧明显是给林子里面那些人听出来了,也察觉出来了。

    五个人中分出来两个人拦住了驴车。

    “两位爷,啥事儿?”

    陆安康借着灯笼的光瞧着那两人,皆是三十岁出头的样子,背后藏着的刀若隐若现。虽然杀气不重,但明显挂着一些随时会爆发的敌意。即使陆安康极力的表演出一副过路人的姿态,但依旧没能渐小两人这种状态。陆安康瞄了一眼沈万三,心道: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陆安康冲着两人嘻嘻笑道:“两位爷,我家小弟胆子小,见到二位爷给吓到了。二位爷要是借财呢?这边还有些碎银子,我们就剩下这么多了,两位爷可不要嫌少啊!”

    陆安康早已将自己的苗长刀藏在了草毯底下,所以他们在第一时间是瞧不见的。即便两人指着驴车被褥底下问道:“里面有人?”

    陆安康主动的掀开,露出了几个孩子:“几个孩子,我们都是贫苦民家的孩子,可不是什么坏人?”

    两人随即私语几句,显然他们是要找人,这驴车上唯一能藏人的地方,已经检查过了,便也没什么可疑的了。但那些碎银子,他们还是给拿走了,多半是想扮作劫财的,而不愿意暴露他们真实的身份吧。

    陆安康暗松一口气,只要躲过去就好。

    急忙上了马车,跟两人不断点头,驱赶着驴车想要赶紧离开这里。

    只是——

    不仅仅是他,甚至已经落在驴车后面的那两个杀手也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并且在驴车原本停留的地方发现了几滴鲜血。

    伴随着一声:“拦住这辆车!”

    陆安康不晓得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成为了这些杀手的目标,但陆安康清楚他得战斗了。

    苗长刀瞬间从草甸子下面抽出来,陆安康狠狠在毛驴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冲着沈万三吼道:“带着孩子们先走!”

    “哥!”

    沈万三来不及给陆安康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便给那辆发了疯的驴车带走了。

    那隐匿在黑林中另外三人也终于现身,朝着那驴车冲了过去。

    陆安康脚踩七星罡步瞬间到了那三人跟前,苗长刀横斩出去,一招“刀影重重”、无名刀客所传无名刀法中一式使出。

    一时间,苗长刀为首上下,幻化出十几把刀影朝着三人齐刷刷的砍了过去。

    那三人一惊,哪里想到眼前这年轻人刀法竟然如此厉害,慌步去躲。而随后冲来的两人还未瞧见陆安康的刀法,只顾往前冲,借助着这点勇势、直接冲到了陆安康的左右,两把弯刀左右齐攻,朝着陆安康“唰唰”过去。

    陆安康眼睛一念,心决一出。

    “嘭”的一声。

    一阵青烟之后,两把刀一同砍中了一颗刚砍断的树干。

    “人呢?”

    五人惊奇的瞧着那被砍中的树干,未等到五人再度做出防守阵势。陆安康一刀从空中落下,当即有一人被斩于刀下。四人反应过来时,再度冲来,陆安康再度施展替身术,闪进了黑林当中。

    四人被陆安康一阵措手不及的攻击之后,终于恢复了心神。

    “前后左右!”

    四人,四双眼睛,齐齐的盯着四个方向。

    死角被尽力的抹除。

    在刚才那短暂的交手中,陆安康可以判断自己的实力略微比五人中单个人的实力强上一些,但五个人加起来,那自己便不是对手了。即便眼前只剩下了四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