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蒙古杀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二章

    蒙古杀手

    ————————————————

    ......

    “蝴蝶引!走你!”

    在陆安康承受范围之内,四个纸蝴蝶飞出,迅速的锁定在了剩余的四个杀手身上。

    他们拥有着无死角的防守,但陆安康也拥有着监视着他们一举一动的四双眼睛。

    黑夜给了陆安康一次敢于一人直面四人的机会。

    若换做平常,他没这胆量,但现在......

    陆安康苗长刀对准一人当即冲了过去。那人也瞬间发现了陆安康,大喊一声,立刻引来左右两人的注意,立刻援助这里。三人同时出招,砍中的依旧一块木头。

    那陆安康手持苗长刀已经瞬间闪到了他们的身后,那里还有一个杀手坚守在其余三人身后空档当中,即使那三人已经完全放弃了后备的防御,但有那人在,便能够阻止陆安康,阻止到他们反击过来。而这里也是陆安康唯一的缺口,他手持刀冲了上去。

    苗长刀上,一张符咒贴在上面。

    那是用来加重物体重量的符咒,防守在那里的杀手自然想象不到那把看似普通苗长刀会重达上百斤。整把刀压下来,几乎将他手中弯刀压得弯刃了......

    但是这一下,还是给另外的三人争取到了时间。三人转瞬而来,三把弯刀同时朝着陆安康扑了过来。

    陆安康手中长刀变化,再度使出无名刀法中的“刀影重重”这一招,与三人一个回合的碰撞。刀光刀影之间、陆安康再度隐入了黑林中。

    “马牙子!臭小子,赶紧给老子滚出来,有本事别这样躲躲藏藏!”

    一杀手冲着陆安康消失的地方,咒骂道:“操你祖宗的,就知道当一个缩头乌龟!”

    任由那人如何骂,陆安康就躲在那树后,准备发起下一轮的攻击。

    前后交手,共计二十三回合。

    苗刀长五尺,刀身修长,兼有刀、枪两种兵器的特点,并可单、双手交换使用,这样便于发挥腰背整体力量。临敌运用时,辗转连击、疾速凌历、身摧刀往,刀随人转,势如破竹,杀伤威力极大。

    但想要发挥苗刀威力,就必须强大的刀法撑起来。而在宋朝之后,双手刀法近乎失传,直至明朝戚继光对阵倭寇的时候,方才再度兴起。

    而巧合的是——

    无名刀客的刀法似乎集合了双手刀和单手刀各大优点,所以,陆安康施展苗刀时,极为顺手。

    又是一招“乱刃惊心”。

    那一刀而去,只瞧见刀刃如同一团乱糟糟荆棘扑面而去,使得人无处躲闪,心头惊惶不已。

    以至于使了手中招式,反手便给那刀划过了执刀的那只手。

    刀口不深,却有三道......

    可见那一招来时,速度得有多快。

    这还是陆安康刚修炼此刀法没有多久的情况,若是他日修炼有成,那一刀多半已经要了他的性命。

    惊慌之余,那人侥幸的躲过了陆安康致命击杀,随即退后,冲着其余三个人吼了几个字:“xxxxx”。

    陆安康的刀瞬间停滞在了空中,以至于失去了击杀一人的机会,眼看着四人离开。

    因为很巧合的是,那人喊出来的叽里咕噜的声音,陆安康是听得懂的。

    “此人厉害?快撤?是蒙语?”

    四年前,陆安康刚考上大学那会儿,便跟着母亲陆离去内蒙古草原上游玩了一月,期间对蒙语感兴趣,便学习了一些。没想到此刻竟然派上了用场。

    蒙古人???

    陆安康结合了一下当今的时代,掌握天下的正是元朝,来自草原上的民族,虽然在未来,都是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家庭。但是在现在,汉人和蒙古人的争斗还是继续的。

    比如不久前离开了沈万三的朱重八,历史上说他离开皇觉寺之后,游历几年之后,便加入了反抗元朝的义军当中。

    此时此刻,这些义军正在不断的崛起,大元朝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情况。但距离这场战斗,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陆安康疑惑的看着那些蒙古杀手离开的方向:“这些蒙古杀手在这里要击杀谁?”

    陆安康对元明的这段历史了解的不多,但他能判断出,这些蒙古杀手要杀的应该是一个重要人物。听他们谈话,好像还有什么堂主之类的?甚是复杂。

    陆安康收起苗长刀,转身朝着驴车的方向追去。

    引起这五人注意的是几滴落在地上的鲜血,驴车上怎么会有血呢?

    陆安康眼珠子转了一圈:“车底下?”

    他一路疾奔,生怕沈万三出了什么岔子,不敢有半点的停歇。终于在这片黑林的尽头追上了驴车,也顺利的瞧见了沈万三。

    沈万三瞧见了陆安康,惊喜的喊道:“哥!你回来了!”

    陆安康冲过去,当即拔出苗长刀对准了车底下一阵搜查。

    车底下没东西?

    难道是已经逃了?

    陆安康瞧着沈万三,从他的神色上来看,他显然知道车底下有人,他冲过去,直接抽了沈万三一巴掌,怒喝道:“说!车底下那人呢?”

    沈万三感受到他的愤怒,似乎也明白他的愤怒。

    陆安康厉声道:“你可知道,你差点害了我们所有人!你可知道,你刚才那样做,这几个孩子也会跟你一样受到牵连,难道你想让他们因你丢掉性命吗?”

    被陆安康字字句句厉声质问,沈万三知错的低下头。

    他的沉默明显就是默认了陆安康的猜测,车底下之前真的有一个人,也就是那五个蒙古杀手追杀的人。

    会是谁?

    他现在去哪儿了?

    陆安康警惕的抓紧了苗长刀,本能的转身朝着身后一刀砍了下去。

    只瞧见一个满脸是血的人手持长剑的硬扛着陆安康苗长刀的压迫,但紧跟着陆安康上去一脚踢中了他的腹部。他彻底倒在了一旁的草堆里面,昏了过去......

    陆安康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段时间的交流,陆安康已然将沈万三当作了自己的小兄弟,甚至是自己的学生。

    他学不好,自己这个当大哥,当老师的逃脱不了责任。

    但他偏偏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所以,他必须要教训沈万三,让他长长记性,总比以后真的有危险发生在他身上要好。

    陆安康手持苗长刀,走到那昏迷的人跟前,只见他身上几处包扎又裂开的刀伤正在不断的流血。

    他回头看了看沈万三:“你认识他?”

    沈万三摇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