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韩林儿
    ,精彩小说免费!

    第十三章

    韩林儿

    ————————————————

    ......

    陆安康那一刀最终没有砍下去,若是眼前这人真如自己猜测的一般,是一个需要在历史中存在的人物。

    他不确定这一刀下去,历史会反噬给他怎样的伤害。

    所以他停手了。

    很大的一定程度上,是那些可疑的蒙古杀手救了这小子一命。

    陆安康将他栓在驴车上,先是带到河边,将脸洗干净之后。瞧上去是一个跟沈万三差不多年纪大小的少年郎。面容清俊,可比之前碰到的朱重八长得好看多了。

    可好看有什么用?

    眼前乱世将临,就算陆安康这般长相,没有实打实的本事,也会沦为别人刀板上的鱼肉。

    陆安康将这少年郎捆好之后,变对沈万三一同训斥,顺便有意无意的提醒道:“接下来,这个世道会乱的......你这种泛滥性质的善良只会害了你,害了你身边所有人。”

    沈万三说到底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他身上存在的善良是合理的,陆安康希望他能继续保持这份善良,但也不要因为这份善良被人欺负。瞧着沈万三很认真的接受了陆安康的建议,并主动向陆安康保证不再犯这样的错误,陆安康方才放心,即便他能猜出,这样错误沈万三还会犯,但至少......

    “要学会演戏!你的演技太差了!”

    ......

    剩下的半夜,那个少年郎一直没醒,想必也是累坏了。次日醒来时,陆安康就在他跟前蹲着,苗长刀指着他。

    少年郎面带恐惧的看着陆安康,他不清楚自己要说些什么,只能无用挣扎了几下绳索。

    “姓名?”

    陆安康用一种审问犯人的语气问道。

    少年郎咬着牙,本想死不开口,但那陆安康的刀只是示意性的砍了一下,他就怕了:“我叫韩林儿!”

    韩林儿?

    原名历史当中有韩林儿这个人吗?

    即便是他说自己的父亲叫韩世德,陆安康这个历史盲,已然不晓得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直到他说出自己此行遭遇袭击是被白莲教内部的一位堂主暗中捣鬼时,陆安康才有了一点反应。

    韩林儿?韩世德是谁?陆安康是真的不知道的。

    但这个白莲教,陆安康可是当真晓得的。

    此白莲教并非黄飞鸿电影里面那个白莲教,而是在元明历史上有着重要意义的一个存在。

    白莲教起源于唐宋,它最早是佛教的一个分支,被称为白莲宗。在宋朝时期,皇帝们崇尚道教,佛教的地位是逐步下降的。因此在宋朝时期,白莲教的实力并不大。白莲教之所以能够长期立足,关键在于它抓住了基层百姓贫苦的特点,白莲教粗浅的教义十分适合在基层传播。当然,那些读书人是不会搭理白莲教的。元朝统一天下之后,元朝皇帝崇尚佛教,因此白莲教的势力开始水涨船高。就是在元朝时期,白莲教基本上脱离了佛教的影响,成为了仅次于佛教、道教的组织。元朝初期的皇帝对白莲教是扶植的,因为这有利于他们的统治。但是随着白莲教势力的扩大,元廷也对这一宗教产生了恐惧。到了元朝后期,白莲教被严禁。白莲教的教义也被很多人利用,很多农民起义就是打着白莲教的旗号。

    在那个知识匮乏的时代,给基础将那些大道理,基层是听不懂的。想聚拢人心就只有依靠宗教,韩山童依靠的就是白莲教,朱元璋则也曾经依附过韩山童的势力,但朱元璋心中晓得这种教会对百姓的影响是恶劣的。所以在明朝建立以后,从朱元璋开始就严厉打击白莲教。

    可见白莲教归根结底不是什么正统的教派......

    陆安康之所以知晓,也是因为曾听叔伯们提及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时,有人也想打着白莲教的旗帜闹事,最终给相关部门铲除了。至于是否根除,暂不清楚。

    因为谁得晓得,这种教派之所以能屹立八百年,便是因为他抓住了一些穷苦人的邪恶心理,很难根治。

    ......

    等等!

    韩林儿?

    韩世德?

    陆安康的苗长刀当即架在了韩林儿的脖子上面,冷声一喝:“韩山童是谁?”

    陆安康本想一诈,没想到少年郎演技十分差,心志也弱,顿时眼神慌了,也就暴露了。

    陆安康冷笑一声:“你爹不是韩世德,是韩山童吧?”

    韩林儿咬着牙,他想死撑下去不说。

    陆安康继而将笑容收敛,脸色平静而又郑重的说道:“弥勒降生、明王出世......”

    “你是白莲教的人???”韩林儿睁大眼瞪着陆安康,陆安康不语。韩林儿想要起身,却给陆安康用刀背拍了回去,质问道:“韩山童是谁?”

    韩林儿瞧着陆安康,又看了看沈万三,沈万三开口:“我哥不是坏人!”

    陆安康瞪了他一眼,训斥道:“要你插话,滚一边去!”

    沈万三被吓得,乖乖躲到一边,跟几个孩子呆在一起。

    韩林儿一直紧绷的神经最终到了极限,一口气泄出之后,韩林儿脱口:“韩山童乃是家父!”

    陆安康心中暗道了一声:果然,人皮路引不会轻易的带人到我跟前,既然带来了,必然跟历史有着联系。

    韩山童的儿子?

    瞧上去,有些窝囊啊!多半是因为才十几岁,还小的缘故。陆安康没有去研究这些,苗长刀一挥,他身上绳索被砍断。

    “起来吧!既然是义军之士,我便不为难你!”陆安康对其言道:“你走吧!我们还得赶路!”

    这种人,身上一堆麻烦的事儿。

    换做平常,陆安康都懒得去管,更别说现在他还要护送沈万三跟几个孩子到周庄。

    任务要紧。

    那你就走你的吧!

    陆安康已经尽力的加快步伐拉着韩林儿上驴车逃走了。

    可是那韩林儿跪下来的速度却是更加直接干脆。

    “侠士莫走!求侠士相助!韩林儿此生没齿难忘!”韩林儿忽然这么一跪,陆安康也是有点蒙的,直接说道:“你牙齿都没了,还怎么记得住?”

    韩林儿怔了一秒,不管三七二十一,又开始磕头:“事关义军大业,去侠士相助!哪怕是要了我这条小命,也可以.......”

    “你要是一个女人,献身给我,我可以考虑一下,可你是一个男人!”

    陆安康二话不说,鞭子抽了几下驴屁股,在毛驴“啊呜”、“啊呜”几声中,再度启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