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刘道长
    ,!

    第十六章

    刘道长

    ————————————————————

    ......

    “又开始多管闲事了!”

    陆安康自言自语的一路追到了河边。

    他们带着猪笼,显然只会往河边走,这是经过了无数电视剧验证了无数遍的结果。

    果不其然,一路顺着街道寻到了河边偏僻的河滩那里,哭声便再度出现了。

    陆安康独自一人慢慢摸索过去,那韩林儿最终没有追过来,他说自己现在只想如何去杀了于成业,别的事情,无心去管。

    在陆安康看来,这就是冷血,对于人命不重视的冷血。也是这个时代百姓的悲哀,所以他们才渴望被重视,却又忽视了他们如何被重视。最终选择了用鬼神来满足他们的渴望,自然就给了像白莲教这样的存在一个空隙,钻入他们的内心,侵占他们的内心。

    但意外的是——

    陆安康在河滩的芦苇丛中发现了之前那个青衣道长,记得他姓刘。他藏在那里,丝毫没有意外的瞧着陆安康:“你果然来了?”

    陆安康摸到了他身边,笛声问道:“嗯?你的语气好似知道我会来一般?”

    刘道长笑道:“我说我是算出来的,你信吗?”

    陆安康打量了他一眼,随即问道:“你是卦师?”

    “略懂一些!”刘道长笑着回答道:“但更多的是根据我的观察!”

    随即将自己观察分析的结果,没有隐瞒的向陆安康重复了一遍:“我从你的眼睛当中看出你在刻意的回避这个孩子,为什么要回避呢?因为你担心会受到这个孩子的影响?你应该是一个路人,一个路人为什么会受到一个陌生孩子的影响呢?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因为你这个人喜欢管闲事,但因为你此刻有要事在身,所以只能可以回避。却因为你本质如此,最终还是会选择插手这件事情。”

    “分析的太他妈对了!”陆安康冷笑道:“但你算没算到,我会现在走人呢?”

    “算到了!”刘道长摇摇头:“但却是你在救了这孩子之后!”

    “你这么叼,应该不是普通人!”陆安康瞧着他:“报个名吧!”

    人皮路引会安排一个什么角色到他身边呢?

    “在下刘青田!”刘道长回答道:“山间野道士一个!”

    “刘青田?”

    陆安康冷哼一声:“哼!你若是旁人,大哥马虎眼,也就过去了。可偏偏是你刘伯温,这个马虎眼,我可不会轻易放过去!”

    他虽然是历史盲,但历史上那些赫赫有名的人,他们的事迹,就算是对历史关注不多的陆安康也是清楚的。

    刘基,字伯温、又称刘青田。

    一个能力不逊色于诸葛亮,甚至成就都超过的诸葛亮的存在。他们故事相同了,能力也是那么的相同。网上有不少帖子说刘伯温是诸葛亮的转世,也有说,两人都是穿越者。

    至于是不是,陆安康不确定眼前这人到底是哪一种。但他确定的是,姓刘,又能算测到如此地步。

    除了刘伯温,元明时期的人物里面,陆安康不清楚还会有谁有这本事,如果有,那也是陆安康不认识的。

    刘道长顿了顿,最终一笑,回答道:“阁下果然不简单!”

    “你先算着我如何不简单!”陆安康冲着刘伯温示意了一下:“我得去救那孩子了,要不然,他可就淹死了!”

    只瞧见不远处的河滩边,在哭声当中,那孩子已经被几个农户装在猪笼里面丢下水了。猪笼里面应该是放了石头,所以下沉的速度很快。陆安康快速的脱掉了衣服,丢到了刘伯温身边,并安排道:“劳烦刘道长想帮我看一下!”

    随即只穿着一条短裤,如同一条飞鱼一般快速的钻进了水里面。

    刘伯温眼前闪过一丝惊讶之后,随即帮陆安康收管其衣服,迅速的躲到了芦苇丛中。入了水之后,那便好似陆安康的主场,他迅速的扑到了猪笼那里。

    看到了那个被水灌得已经要撑破肚子的孩子,他以最快的速度扯开了猪笼。想要带着那个孩子游出水面。

    冰冷的河水中,似乎早就藏着一个冰冷的身影,又或者说,这里并非是陆安康的主场,而是他的。

    陆安康正拽着那孩子往上游,忽然身子一沉,沉下去的是那个孩子。他低头看去,只瞧见一根类似水草一样的东西缠住了那孩子的脚。正不断的,试图把这个孩子拉到水里面,同时水草迅速的蔓延,将那孩子像是粽子一样给裹了起来。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陆安康急忙出手,将要扯开那水草。

    莫非又遇到了水鬼?

    毕竟这里是河底,遇到这种东西很正常。可是当陆安康将那水草扯断,发现流出的鲜红色血液时,方才确定:

    “不是水鬼?这是人的血?”

    这水草里面怎么会是人血?

    这不合理啊!

    陆安康甩开这些不合理,带着那孩子挣脱开水草,终于游出水面的时候。河底下似乎再度产生了波动,陆安康来不及回头查看那到底是什么?极力的往刘伯温那里游过去——

    但身后那波动越来越近,他已经能感受到,自己速度被他追上了。

    情急之下,他冲着岸上刘伯温喊道。

    一种看似天然形成的默契在那一刻爆发了,刘伯温将陆安康的苗长刀丢给了他,而陆安康只是一掌带力的将孩子推到了岸边。

    在单手抓到苗长刀的瞬间,陆安康转身一刀重重砍了下去。

    借助这无名刀法的威力,那一道下去,溅起了足够三人高的浪头朝着两边侧过去。

    而那劈开的水中,留着鲜红人血的水草慢慢的退回到了河底。

    陆安康当即游回到岸边,坐在芦苇丛中大喘了几口气之后,问向刘伯温:“算得挺准啊!”

    “可惜水平还是不够!”

    刘伯温莫名的叹息了一声:“最终还是少算了一个地方!”

    他的眼睛朝着四周打量过去,陆安康也注意到四周不对劲,等到他发现的时候,河滩边芦苇丛中十几把弩箭已经对准了他和刘伯温的方向。

    只需顷刻,两人的性命就要撂在这里......

    “是少算了?还是故意没算?”陆安康问道,他相信刘伯温的实力。

    刘伯温神秘的笑了笑:“阁下明知,何必故问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