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你是个姑娘
    ,!

    第二十八章

    你是个姑娘

    ————————————————

    ......

    那储藏室的空间不大,却因为漆黑,变得如此空旷而让人着不到边际。

    陆安康站在那被堵住的出口那里,李茂贞则是四处寻找看看没有没有别的出口。

    “别傻站着了!”李茂贞冲着陆安康吆喝道:“赶紧想办法把出口打开啊!迟早会被憋死的!”

    陆安康轻轻抬起一只手指着黑暗中一个方向说道:“那里有风,便是说在原路挡住的情况下,我们或许能从那里出去。”

    “既然有出口,那你为什么还站在那里不动?”李茂贞问道,陆安康回答:“我只是好奇这女人得是有多厉害,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搬动这块石头。”

    李茂贞无语的白了陆安康一眼,随即往那风口去了。那是一堵墙,一堵透风的墙,李茂贞上前一掌拍了下去,那墙上登时被击穿了一个窟窿。李茂贞将那窟窿掏开之后,便钻了出去。

    眼前,出现的便是一条不见边境的地下河。这地下河会流到哪里去,李茂贞是看不出来的。

    等到陆安康过来发现这条地下河的时候,竟然言语了一声:“莫非这女人是故意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

    陆安康瞧了瞧身上压根就没有干透的衣服:“看来回去之后得好好洗洗澡了!

    他转身跳入了那地下河中,李茂贞也紧跟着跳了下来。二人顺着河一直往下,李茂贞没有方向,他只能跟着陆安康,跟着他在这冰冷的地下河里面不知道游了多久之后。才再度上岸。

    而这一次的岸边,竟然是他们最早进入暗道的时候,那里。

    “竟然游回到这里了?”

    李茂贞指着暗道口的脚印,陆安康只是轻轻的瞄了一眼:“障眼法!这不是我们之前来过的地方!”

    陆安康解释道:“有一种障眼法会复制出你曾经见到过的场景,然后折射到现有的场景当中。以至于你都忘记去看透眼前这真实的场景了.......”

    陆安康说着话,从刀匣内取出一张符咒,折叠出一个蝴蝶引之后,蝴蝶快速的活了过来,并且飞入空中。

    “它不是活物,所以障眼法对它是没有效果的!”

    陆安康缓缓的闭上眼睛,双眼的视觉锁定在了蝴蝶引上面。通过蝴蝶引的视觉,陆安康所能看到的画面便不再是之前那样的。那是一条陌生的暗道,暗道两边竟是干涸的尸体,有的衣服尚在,有的衣服早已化成了乌有。骷髅头到处摆着。

    陆安康并没有想办法去破除这障眼法,这些东西还是不要让李茂贞瞧见,免得影响到他。倒不是担心他会害怕,只是阴邪的东西见得多了,会在人心里面产生极大的阴暗面。

    所以,最好是不堪为好。

    陆安康由蝴蝶引给自己带领着新的方向,继续延伸下去。

    那女人的哭声再度出现。

    不过这一次,可不止一个女人的哭声。

    而是一群......

    李茂贞也听到了这些声响,甚至于,陆安康都看见三个女人试图去抓李茂贞,李茂贞却完全还没有注意到这些。陆安康将李茂贞扯到了自己身边,手中唐横刀忽现,当即朝着那些女人横砍了过去。

    畏惧刀刃的锋芒,这些女人快速的退开之后,便躲得远远的。

    再度离开暗道,进入了又是一处空间。

    只不过这空间里面不再只有他和李茂贞两个人,成群成群的女人都挤在这空间里面,她们衣衫不整的坐在那里,蹲在那里,恐惧的伏在那里。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女人?”

    依旧陷入在障眼法当中李茂贞显然不知道身边发生的一切,陆安康从刀匣内取出了一个火折子,缓缓吹着了之后,本想借助这火的光芒向前,哪里想到四周对这火星极为敏感,竟然瞬间引发了连锁反应。在连锁反应之下。

    一条两边是火油灯,中间是一条平坦的石板路出现在陆安康视线当中。

    伴随着火光越发强烈,李茂贞眼前障眼法消散了。

    等到他瞧见这满山洞的女人时,惊住了。有了之前和这些女人的交手,他对这些女人自然是忌惮不已。眼下又多出来这么多女人。

    他有点懵了。

    “打不过啊......”

    陆安康则是继续往前,并且不断的观察着这些女人。她们身上衣服不多,但有不少还能辨认出款式的。

    在对比之前,发现这些女人的衣服好像款式十分不同,甚至于有一种年代感在里面。

    就比如,陆安康看到了一个战国时期女子的衣服和一个大唐初期女子衣服的女人呆在一起。

    为什么衣服的款式不同?

    ......

    陆安康疑惑的看着这些,那条路的尽头在不知不觉间也到了尽头。

    等到他和李茂贞停下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处高台,那高台上是黄金铸造的椅子。

    “龙椅?”

    不是龙椅。

    是人椅,是由一具挨着一具人的躯体扭在一起的椅子。

    还是黄金打造的!

    陆安康下一刻便明白了什么?他看到李茂贞正捂着口鼻,应该是有了之前金粉的经历,让他对金色的东西都有一丝畏惧。

    陆安康告诉她:“我们已经找到旱龙王了!”

    “旱龙王?”李茂贞惊讶的看向四周:“他在哪?”

    陆安康随即指着那空荡荡的人椅说道:“那便是旱龙王的座位。”

    毕竟是龙王,显然他不可能是坐龙椅的。

    陆安康说罢,看向四周的女人。

    他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果然传闻是真的!”

    陆安康对着虚空说道:“这些女人都是他们献给你的贡品,对吗?”

    那虚空中传回了一声回应:“后辈!你既然已经清楚这里的规矩,便把你的贡品留下,本王便放一条活路!”

    陆安康轻笑道:“可惜,来得匆忙,我可没带什么贡品!”

    那虚空中的声音冷笑道:“本王觉得你身边这女人便不错,勉强可以当作贡品!”

    女人?

    身边的女人?

    陆安康震惊的看着李茂贞:“你是女人?”

    那李茂贞脸色一变,即便他此刻再想掩饰,都无法抵挡虚空中那旱龙王的一句话。

    陆安康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