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法师!
    ,!

    第三十一章

    法师!

    ————————————————————

    ......

    那一道身影异常挺拔,那一把刀异常坚定的横在那里。

    “不如阁下让给我陆某如何?”

    那原本被击飞出去的陆安康,此刻竟然完完整整的站在那里,面对着连朱友文和李茂贞,温韬三人都不敢去奈何的旱龙王。他竟然说出了如此狂妄的话。

    李茂贞复杂的看着他,不知道说他傻,还是冲动,有机会为什么不逃走,反倒是回来抢女人呢?

    即使这个被抢的女人便是自己。

    李茂贞是多么期望自己能有机会逃走,哪怕是一丝丝的也好啊!

    此刻,陆安康站在那里,唐横刀的铁链一段系在了他的手臂上,缠了好几圈。他眼神中多么一股莫名的自信,望着那把人椅所在的位置。

    虚空中,旱龙王的声音再度响起。

    想必,他也只是意外自己刚才那一下怎么就没有打死他呢?

    空间晃动,那巨大的石磙突然从天而降,朝着陆安康这边砸了过来。

    陆安康快速的掏出一张符咒,那符咒抹过了唐横刀之后,火焰瞬间遍布了唐横刀的全身上下,那一刀砍下去,那石磙竟然被硬生生的砍成了两半。

    下一刻,旱龙王的声音开始惊颤了。

    “你???”虚空中那声音难以置信的问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陆安康狞笑一声,继续望着那人椅的方向:“你觉得障眼法对我有效吗?”

    虚空中旱龙王的声音质问道:“是人就有**,这障眼法便是因为**而存在,怎么可能没效果?”

    “我一不为财,二不为色,三不为生死,你说我的**在哪?”陆安康回答道:“若说有,我的**便是好奇,好奇这里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他将唐横刀上的火焰抹去,集中在了掌心,看着掌心中漂浮着的火焰,淡然的说道:“现在我已然了解了这里的秘密,又何来**之谈呢?”

    其实最主要的是陆安康有好多双眼睛,他本体的眼睛依旧处在幻觉当中,只是来自于蝴蝶引上面的眼睛却让他看清楚了所有的现实。

    这旱龙王压根就不存在。

    或者说,并非是以实体的形式存在的。

    一个旱龙王好歹也是龙怎么会没有实体?

    那便是说......

    他已经死了。

    一条死龙的魂魄,对于身为法师的陆安康来说又有何惧?

    现在他终于明白人皮路引此次的任务为什么只给了寥寥六个字。

    这其中的深意不可谓是一次复杂的安排。

    从这六个字说起,陆安康因为未知而产生了好奇心,好奇心形成了**,有了**便会中了这旱龙王的招式。

    这人皮路引的套路不可谓不深啊!

    陆安康起初当真以为是它出现的问题,直至现在方才明白是人皮路引一直在给自己下套子。

    倒是奇怪,一会儿巴不得自己死,一会儿又会在自己法力尽失,招式用尽的时候帮自己挡下致命一击。

    可真是的复杂的东西。

    陆安康的反击,使得虚空中存在的旱龙王紧张了。

    朱友文全身好似被某一道目光给锁定了一般,动弹不得,只听见耳边一句:“小子,既然你来做交易没有带东西,便用一身的修为先做抵押吧!”

    “你做什么?”

    朱友文来不及反抗,一股阴风从他的喉咙里面直接灌进了他的身体里面。下一刻,他全身上下便不听使唤的站了起来。

    朝着陆安康扑了过去。

    陆安康掌心火登时打出去,那朱友文双掌同出,一阵寒风掌与那掌心火撞击在一起。

    火焰瞬间被加强,照亮了整片空间,随即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朱友文大喝一声:“小辈,拿命来!”

    陆安康手中唐横刀直接飞出,那朱友文双臂探出竟然以极快的手法将唐横刀沿着刀面给卡住。陆安康猛力一抽,见着抽回不得,转而借着力道直接滑倒了朱友文跟前。一招替身术,朱友文一掌打来扑了一个空,再一下,陆安康手中便又多了一把苗长刀,从朱友文身后朝着他的脑袋直接砍了下去。

    朱友文回身一抓,徒手接白刃的功夫,并没有因为旱龙王占据身体而丧失,甚至更强了。

    无论此刻朱友文的身体因为被占据而导致无法发挥出全力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

    但三流武者跟一流高手之间的区别依旧摆在那里。

    朱友文掌与拳的力道上依旧能震得陆安康毫无招架之力。

    他不得不想办法去唤醒李茂贞,眼前只有李茂贞跟武力高强的李茂贞方才有一战之力。

    他趁机抱着因为障眼法被控制着的李茂贞滚到了一边,想要唤醒一个女人,最简单的了当的方法便是直接对她的身体做手脚。

    那柔软的地方,若非是陆安康伸手去试探了,又怎么会知道被裹布抹得紧紧的。

    感受到身体刺激的李茂贞渐渐有了苏醒之意,陆安康趁机将自己的一滴中指血直接抹在了李茂贞的眉心。

    那一滴血注入了法力,让她能够共享蝴蝶引的视觉。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两个画面的李茂贞更加懵了,幸而陆安康即使提醒道:“那只蝴蝶看到的才是真正的世界!”

    李茂贞方才明白为什么陆安康到达一个地方便会放出一只蝴蝶,甚至几只蝴蝶。原来这蝴蝶有这样的效果。

    这时,朱友文再度进攻过来。

    李茂贞来不及去感叹这其中的变化,双袖中的短剑飞出,朝着朱友文闪电般飞了过去。

    朱友文翻身一个凌空,躲开了那短剑,紧跟这里李茂贞手持短剑,两道剑气“嗖嗖”的朝着朱友文全身亮出刺了过去。

    那剑气因为李茂贞刚苏醒而有些混乱,以至于失去了最早能击败朱友文的机会。

    但好歹是有人能帮自己控制朱友文了。

    陆安康提起苗长刀,双眼瞪向了那旱龙王的人椅那里:“老家伙,该咱们俩算算账了!”

    那苗长刀被陆安康紧握在手中,一路提着朝着那人椅上冲了过去。

    就在陆安康已经冲到了那里,就在他的刀几乎要砍下去的时候......

    早就按耐不住的手最终是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