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四回 中元节得描金戟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宗员,南阳安众人!宗家也是世家,不过却是小世家。因为和大将军何进同乡,宗员才得以发迹,在军中逐渐崭露头角。说起来宗员也是文武双全之人,其人不仅有精通经史,而且熟读兵书,所以才被选为卢植的副将。

    在整个汉末三国时期,宗家被写入史料的人不是很多,相对比较出名的就是一个宗承和一个宗预,宗承因为从袁术手中救过名士何颙而留名。而宗预则是蜀国的官员,见证了蜀国的建立到灭亡的过程。

    因为出身小家族,宗员处处小心谨慎,生怕一不小心就失势。所以他接好名士,卢植是当代的大儒,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他必须要结交的一个人。

    卢植是从陈球、马融,和郑玄、管宁、华歆等人是同门,和蔡邕、马日磾为好友。单单从这里面,就可以看得出来,卢植身后有着一大片的世家!首先卢植所代表的范阳卢家本身就是涿郡大家族,实力强悍。

    陈球所代表的下邳陈氏,也就是陈珪、陈登的家族,徐州第一家族!

    马融是扶风马家,也就是马腾、马超的家族,不过马腾、马超只不过是扶风马家的旁支而已!

    郑玄,北海高密郑家人,在西汉的时候就是大家族了!而且郑玄在士林的地位非常高,很多三国重臣都是出自他的门下。

    管宁是北海朱虚管家人,是管仲的后代,一直都是士林的清流。

    华歆是平原高唐人,也是大族。

    蔡邕是陈留圉县小族出身,但是他的妻子却是陈国大族陈氏之女。陈氏的哥哥陈滂曾经担任过司徒,现在依然是朝廷当中的不倒翁。

    所以宗员巴一直想要搭上卢植的这条线。本来一直也是好好的,结果卢植却被抓走了。不过宗员也不认为卢植就此倒下,就算卢植倒下了,他背后的势力还在。用一个军司马的职位卖好刘备,还是值得的!

    军侯只是一个小官,而且还不用他出军队,不过就是顺水人情而已。

    但是刘备却对这个职位很看重,他现在就是缺少进入军队的机会。东汉时期,不管是军队还是郡县,各个岗位是一个岗一个钉,没有人提携连进门都不去!这些年刘备一直都在想要这个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他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刘充也没有想到,自己派刘备去防守界桥,结果却让刘备得到了发迹的机会。

    不过刘充现在已经顾不上刘备了,他现在被甘陵王刘忠拖在了甘陵。可能被黄巾军吓到了,刘忠抓住了一切可能抓住的机会保护自己!他想要任命刘充为甘陵国的国相,但是国相的任命是要朝廷来任命的。

    刘充只能安抚刘忠的情绪,两人算是兄弟,这让刘忠安心不少。

    暂时无法离开,刘充就只能在甘陵休整,并且对军队进行训练。

    七月十五,刘充刚刚起床,准备要去拜见甘陵王刘忠,就得到了系统提示。

    “触发任务:中元节!地官诞辰,祭祀地官,获得画杆描金戟。”

    咦?刘充愣住了!七月十五竟然也有福利?祭祀地官?中元节?

    刘充知道有上元节,是正月十五,七月十五要是中元节的话,岂不是还有一个下元节?

    下元节是哪天?

    刘充想了想,他完全不知道中元节要怎么祭祀!只能暂时放下,先去见甘陵王再说!

    哪知道见到甘陵王刘忠之后,刘忠已经穿上了礼服,看到刘充就说道:“王弟!今日是中元节,你随我一统前往举行祭祀!”

    刘充一听,这不是正好!于是欣然同意了!

    祭祀地官其实也是在宗庙进行,随着佛教的传入,中元节也被赋予了新的意义。佛经上说中元节这天是地狱之门开启的这天,所以逐渐加上了祭祀先人。两个时辰之后,刘充随着刘忠一一完成了祭祀。

    “任务完成,奖励画杆描金戟!”

    刘充不由得向周围看过去,依照端午节的经验,应该有人过来献戟!可是左右完全没有人!

    就在刘充疑惑的时候,甘陵王刘忠拉着他来到了宗庙的一个房间,在这个房间当中,赫然放着一支方天画戟!不过这个方天画戟的杆上涂油红漆,戟刃和小枝之上,都描了金!这不是就是画杆描金戟吗?

    刘忠说道:“王弟,这杆戟是我祖父威王命人打造的,当时打造的时候准备用来做礼仪之用的!可是打造出来之后杀气太盛,我祖父受到了惊吓,不久就殡天了!我父亲贞王认为此戟为杀伐之物,不能用作礼仪,就供奉在这里!王弟勇猛,正好合适此戟,今天我便将此戟赠与王弟!”

    刘充连忙感谢:“谢过王兄!”

    刘忠一把扶起刘充,对他说道:“王弟,孤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刘充听到刘忠如此郑重,不由得愣了一下,“不知王兄所说何事?”

    刘忠叹了一口气,“医匠已经为我诊治过了,我的身体虚弱,恐怕不能再有子嗣了,我想请王弟生子之后,将一子过继给我,不要让我的宗庙断绝!”

    刘充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刘忠说道:“孤出自安平孝王一脉,本该在安平孝王一脉寻找王嗣。可是安平孝王一脉,已经断绝了,王弟不会看着孤与安平国被除国吧?”

    刘充也不好拒绝,而且让一个儿子继承王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以后或许能够掌控甘陵国了!“充怎么能够看着王兄被除国呢?”

    刘忠听到他答应了,高兴的拉着他返回王宫,召集了甘陵城当中,从黄巾军手下活了下来的官员和乡老,当众宣布了这个事情!

    在众人面前,刘忠当中就写下了宗卷,将这件事备份了起来。写上宗卷之后,这件事就等于定性了,除非刘充只生一个儿子,这件事才不作数!

    不少人都羡慕的看着刘充,也在羡慕他的一个儿子,还没出生呢!就已经有一个王位在等着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