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一回 崇德殿权利相争
    ,!

    刘充和刘备对视了一眼,来到崇德殿的台阶前,将鞋子脱掉,只穿袜子踏上台阶。这个时候,臣子是不能穿鞋上殿的,需要皇帝赐予穿鞋的权利,这是一种荣耀。

    刘充当先走进大殿,两侧的公卿大臣都回头看了过来,有的很感兴趣,有的则面上不忿。不过刘充目不斜视,微低着头,看着皇帝龙椅下的台阶,走到了群臣最前端的站定,对着皇帝拜了下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公卿大臣们都惊异了看着刘充,因为刘充喊得这个,诚不对!对象不对!古代的万岁可不是随便说的,是在大朝议的时候才会称呼万岁,而大朝议是重要节日和皇帝诞辰才举行的。

    刘充可不知道,他对于礼仪知道的只有祭祀的。

    身后的几个人也都连忙跟着刘充说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虽然他们有很多人知道礼仪,但是刘充都这样说了,他们也只好跟着,不然的话,就会给皇帝留下不好的印象。

    皇帝看着下方的十多个将士,不由得很开心!这些有功之臣,竟然都如此会说话,他怎么可能不高兴。他对着旁边的一个一个宦官摆摆手,那个宦官立刻大声的说道:“下方何人,报上名来!”

    几个校尉都是北军的校尉,一一自报姓名,刘充也有样学样:“河间北部都尉刘充,拜见陛下!”

    刘备跟在刘充后面,“军侯刘备拜见陛下!”

    这个时候,一个长得很威武的宦官向前走了几步,手中拿着圣旨,开始宣读:“皇帝敕曰:皇甫嵩先后镇压颍川、汝南、东郡、巨鹿叛军有功,拜皇甫嵩为左车骑将军,领冀州牧,晋封为槐里侯,食槐里、美阳两县,邑八千户。望汝戒骄戒躁,再……“

    皇甫嵩走出来,“谢吾皇恩典!”

    皇甫嵩后面就是几个校尉的封赏,他们都拜为杂号将军。几个校尉下去之后,就剩下刘充和刘备两人。

    这个时候,那个宦官才说道:“河间刘充、涿郡刘备,均为白身起家,诸位公卿以为该如何封赏?”

    太常刘郃站了出来说道:“自然应当按功封赏,我大汉一直都是赏罚分明,张常侍何来如此一问?”

    司徒袁隗则站出来说道:“太常此话虽有道理,但是却没有白身而登高位者!我意此二人如北军历练,积功封爵。”

    廷尉崔烈也说道:“司徒所言甚是,自古德卑位高者,皆不成大器。刘长恭是陛下近亲,其功可谓公侯,而位不可以高,入北军为宜也!”

    刘郃冷笑起来:“刘长恭的功劳比起皇甫义真也不遑多让,便是担任九卿都不为过,还需要进入北军历练?担任执金吾都没有问题!”

    大将军何进这个时候站出来:“执金吾乃是重臣,都是功勋老臣才能担当,这样才能做到面面俱到。”

    执金吾可是掌管北军的人,北军可是在何进的掌握当中,他怎么可能让出来?

    皇帝看着下面的人争论不休,开始不耐烦了起来,“行了!这一件事已经吵了几个月了,现在还在吵!你们要是没有主意,就由朕来自决!”

    皇甫嵩这个时候说道:“陛下,刘长恭擅长征战,不若名气牧守一方,待历练之后在调回京师。”

    皇帝一听,连连摆手,好不容易出了一个能打仗的宗亲,他正想趁机从何进手中夺回来一些兵权呢!

    “长恭是宗亲当中稍有的英才,朕要带在身边,亲自教导!”

    刘充默默的站在一边,任凭其他人讨论自己的去处,一句话都不说。他旁边的刘备则心生嫉妒,同样等待官职的人,为何这帮大臣们连提他都不提呢?

    崔烈再一次说道:“那可以任命刘充为五官中郎将。”

    五官中郎将是光禄勋下面的官员,是统领皇宫宿卫的一个官职,秩俸比两千石,也算是一个高官了。而且这个官职是皇帝的亲近之人,皇帝的智囊团一般都在光禄勋任职。这个任职可以说既能让刘充身临高位,附和皇帝、刘郃等人的诉求,也能让公卿满意,不分大将军的兵权。

    何进听了之后,也感到很满意,就说道:“廷尉之议很恰当,臣附议!”

    袁隗也笑着说道:“臣附议!”

    刘郃也找不出来否决的借口,秩俸比两千石已经算是高位了,比这个高的官职还真不是很多。但是他还是有点不甘心,毕竟他们的目的没有达成。他只能再为刘充争取一些实惠,“五官中郎将并不足以衡量刘长恭之功劳,可以封为县侯。”

    “臣附议!”何进、袁隗等人根本不反驳,直接定了下来。封侯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利益冲突,就算封王都和他们没有关系,封王更好,要是封王了之后,他们还有借口让刘充就国,远离京师。

    “那不知道封于何地?”皇帝问道。

    宗正刘焉这时候走出来说道:“安平国一脉没于贼军,可以选择安平国任意一县。”

    还是崔烈站了出来,“饶阳土地肥沃,而且靠近鄚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皇帝一听,也不错!饶阳在饶水之北,还有滹沱河在其北方流过,两条河流可以让天地得到灌溉。于是,封地一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宗员这个时候站了出来说道:“刘玄德也是汉室宗亲,其入军以来,功劳显著,不知该如何封赏?”

    刘备感激的看着宗员,只有他站出来为他说话。

    何进看到了宗员站出来,也说道:“刘玄德之功,可以牧守一郡。”

    但是之前说话的张常侍则皱眉说道:“以白身而等郡守,自古未有。可以授一县令,先行历练一番再说吧!”

    “那便选一县好了!”皇帝挥挥手,根本不在意。刘备这个人不仅没有名声,而且还是远亲,他根本不在乎。没有利用刘充从大将军手中得到兵权,他的心情很不好,于是就说道:“还有什么事情,没有的话就散朝吧!”

    “臣有事需要禀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