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3章 约他治疗,还是开房
    酒足饭饱后,罗连盛并没马上告辞,而是和方向坐着喝了会儿茶。

    直到酒气散去,人有困意起来的时候,他才告辞离开。

    回去的路上,凌若楠和罗连盛、罗子凌同乘一辆。

    罗雨晴准备回学校,凌若楠安排了另外的车子送她。

    奔驰车的后座还是挺宽敞的,三个人坐一起也没觉得挤。

    “看样子,方家和陈家的争斗也不断,”罗连盛借着酒劲,在车上就和罗子凌、凌若楠说事了。

    凌若楠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并没说什么,只是把隔音板升了起来。

    这样,司机和前座副驾驶位置的吴越,就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了。

    “爸,刚才方老爷子和你说了什么吗?”凌若楠小声问了句。

    “他们其实希望我们和陈家斗的更加激烈,”罗连盛呵呵笑了笑,“而且他们还愿意助一臂之力。”

    凌若楠听了后,像是明白了什么,微微地点了点头。

    罗连盛再道:“具体的情况,也没办法说清楚,反正你明白这一点就行了。必要的时候,可以借方家的力量对付陈家人。他们愿意冒险,他们更愿意看到陈家倒下去。”

    “我知道了,”凌若楠点了点头,“他们想从陈家人手中夺一些资源。”

    罗连盛笑了笑,并没多说什么。

    回别墅后,罗连盛回房间,准备洗澡睡觉了。

    今天晚上,罗子凌喝的不多,他想和凌若楠聊点事情,因此在罗连盛回房间后,他直接去了凌若楠的屋里。

    “正想和你说点事情呢,”凌若楠也没意外罗子凌进来,吩咐他坐下说话。

    “妈,刚刚爷爷说的是什么意思?”对几大家庭间的关系并不是很清楚的罗子凌心里满是疑惑。

    “方家和陈家一直矛盾不断,这是公开的秘密了。”凌若楠声音轻轻地说道:“陈家和方家性质有点像,他们的资源冲突最大,因此双方都希望对方倒霉,这样的话他们的生存空间会更加大。”

    “当年方家全力帮我们,其实就因为爷爷和陈家矛盾很深?”

    “有这样的原因,”凌若楠点了点头。

    罗子凌认真想了想后,再问凌若楠:“我在想,一些针对我们的事情,会不会是方家人策划,然后嫁祸于陈家人,目的想挑起我们和陈家更大的仇恨?”

    “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凌若楠并没否认,叹了口气后,再道:“豪门大家族间,为了利益,很多时候连原则都没有。亲情和友情在利益面前完全不堪一击,正所谓没有永远的友谊,只有永远的利益。两个人,即使私人感情再好,但涉及大局及利益之争的时候,友谊会撇到一边。”

    “我明白了,”罗子凌点点头,“方家想把陈家毁灭,因此拉上了我们。通过我们,可以借凌家的力量,至少可以让凌家不参与此事,不帮陈家,对吗?”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凌若楠终于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所以,方家人如果能利用,一定要好好利用?”

    “也不能这样说,”凌若楠摇摇头,但又点点头,“如果他们真的想吞并陈家,那我们也可以这样做。即使他们知道,也不会埋怨我们什么。毕竟,他们也在利用我们。还有一点,陈家和杨家的关系不差,特别是陈一宁和杨云林的关系一直很亲密,小的时候,他们是一起玩的小伙伴,初中高中他们都是同学,现在交往也挺密切。”

    “豪门家族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不是我一个小年轻可以掌握的,”罗子凌唯有苦笑相待。

    凌若楠也没和罗子凌多说什么,只是吩咐他小心行事。

    在罗子凌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又叮嘱了一番明天去帮杨远山治疗时候要注意的事项。

    罗子凌自然牢记在心,至少在表面上他一副惟惟诺诺的样子。

    回到房间后,罗子凌发现有陈晓怡发给他的信息。

    “我已经决定了回来的日期,如果没有意外,这个月的二十八号抵京,到时你还在燕京吗?”

    上次吴明云告诉了他大概的出发日期,罗子凌算了一下,二十八号应该是他们离开燕京的第二天了。

    因此,罗子凌很不好意思地回了条消息:“那天我应该在东京或者汉城了。”

    这次陈晓怡的消息很快就回复了过来:“那我们不是又错过了吗?”

    “那也没办法呢!”罗子凌不说另外煽情的话,以最简单的言语回复。

    “那好吧,到时我再看看,”陈晓怡并没多说什么,以不打扰罗子凌睡觉为由,结束了聊天。

    罗子凌刚刚准备去洗澡,电话又响了。

    一看是个陌生号码,他在犹豫要不要接。

    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我在你家附近,一会你过来吧!”一个女人没头没脑的话,让罗子凌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你是......”他犹犹豫豫地问道,又不好意思地解释:“我没听出来你是谁。”

    对方似乎有点生气了,沉默了一会后,才回道:“我是凤凰。”

    罗子凌一下子恍然大悟,又嘿嘿笑了起来,“你电话中的声音和平时不一样,真没听出来。”

    罗子凌这才想起来,上次答应替凤凰调养身体的事情。

    这两天因为忙,再加上凤凰没找他,他居然忘记此事了。

    “你时间还真掐的准,我刚刚回家,你就找过来了,一直跟踪我啊?”罗子凌开了句玩笑后,再问凤凰,“你在哪儿,要不给我发个位置共享吧。”

    “我说地方,你记住就行了,”凤凰当然不可能给罗子凌发位置定位,这和她行事的原则背离。

    见凤凰这样说,罗子凌只得罢休,留心听她说地方。

    挂了电话后,罗子凌带足了诊疗用具,还有一些凤凰肯定用上的上药物,准备出门。

    凌若楠正在洗澡,罗子凌和吴越说了声帮人治疗去后,也就出了门。

    他没带随从,杨晓东和王震军想跟来,也被他拒绝了。

    凤凰所呆的地方是距离凌若楠的别墅不远的一个宾馆。

    罗子凌走进这家不算很有名的四星级宾馆,按响凤凰所说那个房间的门铃后,门被打开了。

    看到站在门口的是刚刚洗澡完成,头发湿湿,身上只裹着浴袍的一个女人时候,罗子凌居然愣在了那里。

    这是叫他来治疗,还是约他开房?

    ps:书友们,我是闲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都市少年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