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1章 乱了心思
    ,!

    “任何代价,指的是什么?”最终,罗子凌很不解地问了一句。

    “需要我特别说明吗?”王飞扬翻了个白眼,“以你的智商,完全能明白。”

    “好吧,如果我再问,就要被你认为智商低下了,”罗子凌笑了笑,但又马上收住,“我想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知道你肯定会觉得奇怪。因为我现在才二十一岁,还没从大学毕业,想有所作为,也为时太早。而且我有个当最高行政长官的爸爸,仅仅靠他就完全能给我想要的一切。”

    王飞扬说了这些话后停了下来,但罗子凌并没追问,他等着王飞扬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见罗子凌不追问,王飞扬奇怪地看了两眼,但还是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我爸的出身没有那么深厚的背景,说句难听的话,他就是个你们几家推上去的利益代言人,如果有人不满意,可以将他拉下来。”说到这里,王飞扬又停了下来,脸上有黯然之色。

    王飞扬的父亲王征强任现在的职位才一年多一点,可以说并没完全巩固好自己的位置。

    明面上,他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但很多人都清楚,他在很多事情上并不能做主。

    甚至连最高位置上的那个林泽平也是一样,很多事情他没办法拍板。

    当然,这些情况罗子凌并不知晓,在他心里,这两个人物地位比凌明瑞、杨远山他们高。

    但他不知道,实际上凌明瑞和杨远山所说的话份量比林泽平、王征强要重。

    因为这段时间燕京情况波澜起伏,因此王征强也有点麻烦了。

    李佳薇和凌若楠走的近,这让一些人不满意,因此对王征强发难。

    而凌明瑞、杨远山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王征强压力很大。

    王征强急需要别人的支持,不然他很难做事情。

    只是,利益角逐中的诸人,不可能轻易表态支持。

    这也是今天王飞扬找罗子凌的主要目的。

    她希望通过罗子凌,能让凌明瑞、杨远山或者方向,支持一下王征强。

    不需要三个人同时表示支持,只要其中一个人能表示支持,那形势就完全不一样了。

    王飞扬所说,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其实包含的目的有好几个。

    她要罗子凌帮王征强牵线搭桥,摆脱目前的窘境,还要罗子凌帮她走向成功,并让王家成为燕京几大家族之一。

    王飞扬敏锐地知道,经过这段时间的事后,燕京豪门肯定会有一次洗牌,有人倒下,有人重新站起来。

    罗子凌虽然是一些人手中的棋子,但正如他自己所说那样,没有做棋子的觉悟。

    罗子凌的心狠手辣,导致现在燕京的局势完全看不透,更重要的是,现在方向直接表示了对罗子凌的看好,凌明瑞也认可了这个外孙,连杨远山这个罗家曾经的仇家当家人,也愿意接受他的治疗,也可以说,是认可了他。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男人,其自身能力又这么出色,以后不成大事都没可能。

    因此,王飞扬就在罗子凌准备出国前,主动找上门来,准备和他合作。

    当然,在找罗子凌之前,王飞扬是犹豫了好几天。

    她知道,如果她把实际目的说出来,那肯定会被罗子凌看轻,甚至鄙视。

    但并没想过要嫁给罗子凌的她,相信只要把话说明后,罗子凌能理解,甚至接受。

    王飞扬说了后面的话后,罗子凌总算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禁大为惊讶。

    “我说王飞扬同学,你是不是被什么刺激到了?这种事情,我一个小屁民,什么忙都帮不上。你找人帮忙,肯定是找错人了,”罗子凌呵呵笑着,说话的时候没看王飞扬,“我就当作没听到你刚才说的话好了。”

    “罗子凌,我是认真的,”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王飞扬再没有顾忌,“我也不瞒你,正是因我爸被某个姓陈的人威胁,因此我才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燕京。那天,我和我妈一起来看你,其实也包含刚才所说的意思。只是,我妈还没明白情况,她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对我父亲的事情关心的也不够,我爸也不会和她说这些事。”

    “你爸会和你说这些事情?”罗子凌显得很惊讶。

    “也很少,”王飞扬摇摇头,“但他会和我交流一些时政方面的事情,他知道我对从政有兴趣。”

    罗子凌沉默了一会,再问道:“我觉得,你想得到谁的帮忙,直接找与他们关系亲近的人不是更好?”

    王飞扬低下了头,惨然一笑道:“你觉得,还有谁比你更合适?你和姓陈的关系不近外,和其他几家的老人,哪个不亲近?你就没想到,或许你无意间的一句话,就让促使他们表态。”

    “你是我见过最有心机的女学生,欧阳菲菲、杨青吟、罗雨晴和你相比,差的远。”

    “我把你的话当成了褒扬,虽然我知道你是在讽刺我。”

    “没有讽刺你,”罗子凌摇头,“我确实觉得你行事很果断,也很有心机,当然这不算褒义,同样不算贬义。”

    王飞扬微皱着眉头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拒绝?”

    罗子凌再次摇头,“我没能力帮你实现心愿,谈何拒绝和接受?”

    “你能帮我实现心愿,能帮上我的忙,只不过是不愿意帮我而已。”说这话的时候,王飞扬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罗子凌,“我说的对吗?”

    “你说对就对吧,”罗子凌不想和她辩解,“我就一个挣扎在底层,准备努力奋斗的学生,而你要我做的,却是帝王层面的事情,你觉得现实吗?”

    “现实!”

    “......”

    “好了,我也不强迫你现在就给我答复,”王飞扬看着罗子凌,最终还是改变了主意,“我知道你没想过这些,趁出国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想想。我呢,明天准备回上学地方呆几天,应该和你差不多时间的飞机。过几天,我会再回来,到时我再来找你,听你考虑的结果。”

    罗子凌想了想,也没多说什么,点点头答应了:“好吧,那到时候再说吧!”

    也不知道这么的,刚才王飞扬的一番话,搅乱了他的心智。

    并不是因为王飞扬答应,愿意付出代价,而是因为王飞扬说的其他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