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7章 一击而中
    沙比来自巴西,是一名混血儿,他的父亲是巴西人,母亲来自非洲。在他年轻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谁也不要他。他成了孤儿,因为家里没有其他亲人了。

    成为孤儿那一年,他才十二岁。

    幸好乡邻将他养大。

    吃着百家饭长大的沙比,也没机会再上学,他成了一个混混儿,打架、吸烟、偷窃,什么陋习都随着年龄的成长而学会。

    十八岁那年,他第一次因为**一个学生而被捕,在狱中他结识了一位杀手。

    那杀手看中了他,觉得他很有培养潜质。

    两人差不多一起出狱,出狱后,沙比就跟着杀手走了。

    四年以后,那个混混沙比消失了,一个杀手随之诞生。

    那名带着他走入杀手之路的恩人,在一次接受任务的时候,不幸出现意外,差点身死。

    所幸跑的快,拣回一条命,但受了重伤。

    后来虽然伤治好了,但再也没机会从事杀手这一行当,甚至连日常生活都没办法自己维持。

    他的腰部神经被打烂了,自主排尿功能消失,走路的功能也有影响,变成了一拐一拐。

    杀手的生活虽然充满了风险,但收入很高。

    沙比的师父几年下来积累了近千万美元的家当,但这些财富,都因为他的伤重而失去。

    没有医院保险,治伤只能用自己的钱,花了几百万美元后,依然落了这样的下场,他的生活信心差点丧失。

    沙比虽然混蛋,但还算是个比较重情义的人,他并没有抛弃师父,而是鞍前马后服侍。

    师父伤愈后,再没机会去接任务,也就是失去了生活来源。

    沙比用师父剩下的钱,再加上自己的钱,买了套别墅,再替师父买了保险,雇了服侍的人。

    可以说,自小缺少父母之爱的他,把师父当成了父亲一样看待。

    师父没受伤之前,他们的生活很不错,因为他们接了不少单子,收入非常丰厚。

    但师父受伤后,沙比又很长时间服侍在他身边,收入锐减。

    再加上他们习惯了大手大脚的生活,沙比还包养了好几个名模,因此生活很快就出现了问题。

    沙比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接任务,完成杀人任务后赢取赏金。

    沙比和他师父一样,接任务的时候,从来不看要杀的人是什么性质,唯一的想法就是完成任务。

    没有师父的帮带,沙比所接的任务都是风险小,赏金一般的任务。

    虽然每次赏金都不多,但任务容易完成,他们的生活还是能维持。

    这次,沙比所接的任务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单子。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人,有人出一百万美元悬赏。

    这样的任务,很多杀手不愿意接,沙比看到后,没犹豫就接了。

    他觉得,完成这样的任务很轻松。

    一百万美元,网站抽了头后,能拿到的现金也不少,足够他们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了。

    但沙比都没想到,他接这次任务,却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

    他做梦都没想到,这次任务的难度,可以用四个s来形容。

    五个s是杀手任务单中最难完成的任务,极少出现。

    沙比不可能想到,这个在他眼里,最多只有一个s的任务,居然有这么多高手参与。

    如果他知道,此次对付他的那些人身手是什么样的话,给他一千万,他也不会接。

    沙比接受任务后,就开始调查并跟踪目标人物的信息。

    开始调查目标人物的消息后,他惊讶地发现,对方居然只是一名学生。

    只不过,就在他准备前往华夏首都燕京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准备前往东京。

    于是,他马上改变主意,准备在东京动手。

    华夏对武器非常严格,外国人的管理也挺严,行动的难度成倍增加,撤离的难度也不小。

    如果目标人物在另外地方出现,成功的机会就会大很多,撤离的难度会少一大截。

    因此,沙比没犹豫就改变了计划,准备在东京策划刺杀行动。

    前往华夏的时候,沙比连狙杀的想法都丢弃了,因为他知道在燕京找个地方架设狙击步枪的难度非常大。甚至,想把自己的狙击步枪带入华夏,难度都不小。

    在东京执行计划,他决定还是采取风险系数最小,成功率最高的狙杀。

    在探查到目标人物所住的酒店后,沙比也开始查寻适合狙击的地方。

    很快,他就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并开始蹲守。狙杀目标最折磨人的就是等候,但几年的杀手生涯下来,沙比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坚守。

    让他惊喜的是,在等候了不到三个小时后,就发现了目标人物的出现。

    视频采集系统提示目标人物出现后,原本躺着休息的沙比马上起身,站在狙击位上,通过瞄准镜搜寻目标人物。

    很快,他就发现了目标人物正从酒店大堂出来,只不过目标人物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行动,目标人物身边有没有人,基本不影响他的射击。

    沙比的枪法并不算顶尖,距离七百米准备将目标射杀,成功率大概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但沙比很自信他还能再打一枪,对方中弹倒地,行动速度变慢后,他自信能百分之百击中对方。

    更重要的是,他的子弹里浸有毒药,只要击中对方,即使不当场身死,只要稍稍迟缓,也来不及抢救。

    沙比将瞄准镜套住目标人物的脑袋后,又放弃了射击对方脑袋的想法,因为那对男女的脑袋靠在一起,非常的亲密,女人从后面抱住男人,脑袋探前,很容易误击。

    误击虽然不是很麻烦的事情,但目标人物很容易躲过再次射击。

    因此,他将射击目标对准到对方的心脏位置。

    简单的瞄准后,他没犹豫就扣动了扳机,在扣动扳机后,他眼睛并没离开瞄准镜,而是一直观察目标人物的情况---他在期待目标人物的胸膛爆炸开来。

    但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扣动扳机的时候,目标人物突然闪动,瞄准镜中失去了对方的影子。沙比顿觉不妙,危险的感觉马上就涌上心头---这是个圈套,对方设套让他钻进去。

    但还没来及反应,他的脑袋瞬间就炸了开来,失去意识前他还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脑袋炸开来。

    “我死了,师父怎么办?”这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念头。都市少年医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